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天到發黑的軍中日記-前篇

94.12.29
  連上今天開始輪到中興台後方的153哨,而關於它的各種古怪傳說也開始在連上四處流竄。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輪我站那裡,總之別發生倒哨或是碰到別的事情就好。

附記:這個153哨就是我之前在「服役時營區鬧的鬼故事或聽過的鬼故事」這個話題中談到的鬧鬼哨。其實這個哨點一開始並不在那裡,而是再往上走幾十公尺的地方,據說是因為原來的哨點鬧鬼之後才遷到這裡來。
  連上輪到這個哨點的第一天晚上就有我的班(印象中是24-02),沒啥經驗的我當然是一督就倒,為了這件事情,接下來好幾天心情都很差。
  一開始我們連上放在這裡的通訊器材是個很古老、連電池都沒放的77(後來才把電池裝上去),想來是用以應付督導。有個學長在衛哨交接時曾教我要怎麼使用,我學是學了,卻從來沒實際操作過,後來也就忘了。之後換成KY-2000,雖然用起來卻跟一般家用電話差不多,但只能打軍線,在「服役時營區鬧的鬼故事或聽過的鬼故事」這個話題中曾經提到一個站哨的學長打軍線回連上說「起霧了」那次,用的就是這個玩意。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2
  今年的第一次倒置是防守,卻在建築工事時遺失了一枚眼鏡鏡片以及一隻手錶,雖說這個月開始薪水會比較多,要重買也沒問題,但也要再等上一段時間才能解決這件事。

附記:頭一次挖散兵坑,因為不曉得鏟子該怎麼用,挖了老半天也只有挖出一個淺坑,在挖坑的過程中還弄壞了我的眼鏡,以至於一枚鏡片不翼而飛,一隻手錶也因為眼睛看不清楚,也就找不到了。所以我這個月的薪水就全部拿去換眼鏡跟買手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60砲長 金錢 +2 先跟鄰兵借十字槁來敲鬆地面後比較好挖. 2012-11-06 15:09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4
  今天的謠傳頗多,源頭是因為有人在前天的倒置打瞌睡被裁判官抓到,連上可能會因此遭到處份,至於會怎樣,就沒人能說得準了。比較有可能的處置是這星期五不能放假了。

附記:記得被抓的是一排的兩、三個機槍兵,傳聞說他們是在陣地中睡太沉,連裁判官接近都沒察覺,所以才被抓到。這個禮拜五開檢討會,他們幾個還被連長特別點名公幹,不過因為這星期連上出的紕漏實在不少,所以批判的力道比預期中小很多。
  自己在倒置教育中的待命攻擊時也有睡著的體驗,不過很奇怪的是,印象中那時候我意識是清醒的,就不明白為什麼會聽不到別人的呼喚。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6
  在下午召開了一次檢討會,原因是在這個星期的倒置教育中,連上不少弟兄出了紕漏,而且還不小。
  其實,如果不是只限於本週,光憑上星期的倒哨,我也該被列入被檢討的人員名單中。
  有的時候會想,在雙方於情於理均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孰是孰非實在不容易判定。然而在軍隊中,正確的砝碼通常會在判決他人的一方,這一點,恐怕也是軍人的無奈吧!

附記:在當兵時我是以「只管出手腳做事,把嘴巴收在口袋裡」為處事原則,所以長官在做什麼、說什麼,只要不是離譜得太明顯,我都不會妄自猜度、批評,因此我跟長官們都沒起過衝突。
  然而在長官做出看起來有點怪異的決定,而且還一改再改時,就會有點微詞,只不過也不敢講太大聲,一切留在心底為上。因此在當兵時有些事情我都暫且存疑,不去追究,後來也就淡忘了。畢竟當時我只是一個小兵,不是偵探,也不是檢察官。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天到發黑 於 2012-10-24 11:49 發表
94.12.14
  早上的核生化只不過考了幾組而已,鑒測官又說要延期,他說這話的嘴臉真讓人看了就生氣,為了他,這整個星期的核生化都鑒測不完。
  下午的排戰鬥因雨中止,雖然這次的行軍有點累人,但還是給我一種 ...
85年有發這種野戰背包,由於不夠勞靠,不是縫線崩裂就是破損
甚有背帶斷裂之情況,據有研究的軍友表示,用過的人都說~~看!



歐里桑們行軍都揹這個,二戰的老裝備,還很堅固耐用.但背帶與背包間不易扣緊,長途行軍

背包會往下"丁",所以要用鐵線纏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60砲長 於 2012-11-06 15:23 發表


85年有發這種野戰背包,由於不夠勞靠,不是縫線崩裂就是破損
甚有背帶斷裂之情況,據有研究的軍友表示,用過的人都說~~看!



當時發背包下來時,是軟軟的一團,沒有鐵架可以把它立起來,所以要讓它看起來很挺,就得從被子、衣褲、襪子等內容物下功夫,但當時我實在做不好這些事情,所以我的背包在那時候看起來就是一「坨」。
記得當時背包上面的兩條帶子是用來固定雨衣,前面則是掛著一支大約與手臂等長的鏟子(有的人是十字鎬),在背帶拉不緊、背包不會挺的情況下,乍看之下還真的很像逃難的人背上揹的包袱。

另外,之前說不太會用鏟子挖散兵坑,除了不曉得可以用十字鎬弄鬆土地之外,重點是在於不知道在挖的時候應該用腳踩鏟子的平邊,這樣比較好施力,挖的效果也比較好,所以那時候排長看到我花了那麼多時間只挖了一個淺坑,還笑我連挖個坑都不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明日記憶 金錢 +2 讚!讚!讚! 2012-11-10 01:00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民國95年1月第一週軍旅感言 (95年1月6日)
  入伍之後,最大的困擾就是以前在四肢方面的舊傷漸次復發,起出是手臂拉傷(這個舊傷現在偶爾還會再發),其次便是右肩的舊傷,再來便是行軍後症狀越來越嚴重的膝蓋。
  我不否認自己的體力的確因為缺少運動等因素而呈現較差的狀態,然而在行軍或跑步時步履緩慢,卻不全是體力差的關係,前面提到的膝蓋舊傷,也是一個原因。
  我已經不記得膝蓋的傷是怎麼來的了,只曉得現在我的雙腳不論持續伸直或彎曲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痠痛或不適,若要轉換姿勢的話,得需要一些時間才能正常活動。也就是說,有的時候我的動作比較慢,並不是我不積極,而是在生理狀態上遇到一點障礙。

輔導長批語:這我們會諒解的!有狀況要向我們說,讓我們幫忙。

附記:身上的運動傷害大多是大學時期因為在劇烈運動前後都沒有確實做好緩和運動造成的,其中比較嚴重的是右肩跟兩肘的拉傷。雖然這些舊傷平時不會發作,但在這幾處的活動量較大時,還是會疼到讓人舉不起手來,這種情況在下基地期間尤其嚴重,幾乎影響到日常操課!不過在退伍之後,這些舊傷就很少再發作了,現在我也只能儘量減少右臂的負擔,以免讓這裡的舊傷再次發作。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8
  不知為何,這次回營總是有種心不甘情不願的感覺,也許是因為這星期有兩天以上的倒置教育吧!我的身體素來經不起熬夜,熬一次就全身痠痛,要是來個連續兩天,更是經受不起!搞不好撐不到禮拜五就要送醫了。

附記:我一熬夜,身體就會痠痛一兩天,那種感覺是很不舒服的。更麻煩的是,要是到凌晨三點還不能入眠,不管多累,睡不著就是睡不著,不過幸好這種情況在當兵時幾乎沒發生過。

中地雷數:7...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17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11
  因為裁判官不滿意大家的表現,所以今天的課程一直在重來,平心而論,我們在操作上確實有不周到的地方,但這樣也不能完全否定我們的努力吧?

附記:基地訓中期以後,操課時槍口處都固定會套上橡皮套,雖然看起來有點滑稽,但這麼一來就不會有泥沙塵埃跑進槍管裡面,課後保養武器時也就不必花太多時間在清理槍管上,不得不說,這種做法真的很實用。
又記:在基地期間時是不讓人攜帶子彈的,即便有備彈匣,也都是空的。那麼,在操課時要怎麼模擬槍聲?答案是每人在衣領處夾上一個哨子,以吹哨表示有人開槍,吹得越急,表示火力越猛。
  在假城鎮上防禦課程時,我最愛埋伏在三樓樓層與樓梯的銜接處,槍口朝下,一看到有人進來搜索,就槍口對準他們猛力吹哨,常常逼得他們左閃右躲,讓他們不得不花上相當多的時間來突破只有我一個人的防線。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12
  剛剛宣布下星期五下午兩點要舉辦懇親會,心裡就開始猶豫要不要告訴家人,有人探望固然是好事,但我實在不想因此而勞動他們。

附記:結果這件事情還是跟家裡人說了,所以就有老爸老媽大老遠從新竹家中騎機車到湖口來懇親的事情。也因為這次實在太勞累他們了,所以之後的懇親會都沒再跟他們提起。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明日記憶 金錢 +1 他們心裡的高興應會大於身體的勞累!因此你應該說的。 2012-11-10 12:36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14
  身體上的病痛又復發了,其中又以右胸的疼痛感最為明顯,連伸一下手都會感覺到不舒服。這個症狀也有好些時日了,卻是不知道怎麼造成的。

附記:在沒當兵前跟退伍後,身體上的病痛不多,卻是在入伍這段期間小毛病特別容易犯,好在退伍後曾做過一次健康檢查,除了體重跟肝指數有些問題之外,其他身體機能尚可,打消了什麼病症早期症狀的疑慮。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18
  因為下午的濃霧到傍晚仍遲遲不散的關係,所以晚上的夜教取消了。然而白天的昏暈,還是讓我耿耿於懷。

附記:因為季節的關係,在基地訓操課偶爾會遇上起霧(在倒置時也碰過幾次),印象中霧最濃的一次,視線不到五公尺,如果在隊伍中走得比較後面的話,不要說排頭,往前數大約第四或第五個人就只能看到朦朧的背影,兩邊也都是霧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楚,要不是那時已經離營舍很近,我們連上很有可能會因此成為一支因霧迷途的部隊。
  那時要去操課往返的路大都會經過大操場跟震憾堡,所以在歸途時都會拿它們當地標,只要看到它們,都會比較安心,因為這代表已經接近終點了,再一下下就可以休息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19
  下午的整理靶場因為失火的關係而中斷,從當時出動不少消防車的情況來看,這個火勢似乎並不算小。
  晚上又站了一次153哨,幸好沒事。

附記:失火的地點並不在靶場,而是在靶場附近的一個地方,因為我並沒有在火災現場,所以只能從消防車出入的情況跟不遠處冒起的一柱濃煙猜測應該有地方失火,至於起火原因,因為消息封鎖的關係,沒能得知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95.1.20
  下午的懇親會給人一種馬虎忙亂的感覺,不過服務態度還算可以接受,若是今天不下雨的話,感覺可能更好一點。
  自從進基地之後,休假期間很少碰到好天氣,給人的感覺蠻糟糕的。
  期待了好些天的年終獎金只有三千塊,只夠付這個月的卡費,連紅包都拿不出手,令人既失望又喪氣,國軍士兵還真是廉價勞工!

附記:聽幾個學長說,年終的高低通常要看該年在軍中待多久,年初進去,年終可以拿滿額(忘了多少),像我這種下半年才進去的最多也只能拿到滿額的三分之一,如果沒記錯,我好像連三分之一都沒拿到。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一生懸命 金錢 +2 該年當兵N個月,以N/12來乘以1.5倍 2012-11-14 11:46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民國95年1月第三週軍旅感言 (95年1月20日)
  掉東西在這一陣子成為我最為其他弟兄所詬病的缺失,原本這並不算甚麼很嚴重的問題,但次數一多,也實在令人厭煩。
  反省自己得這項缺點,有很多時候,確實是自己不夠謹慎所造成的,所以對於其他弟兄的規勸,我自認的確應該虛心接受,並確實付諸行動,然而部分屬於意外的,我就只能自認倒楣了。
  記得當初在入伍的時候,就希望自己能就此改善自己的毛病,而粗心大意,就是當下第一個要改進的。

輔導長批語:有目標,就要努力去實現。
排長批語:在裝備上身的時候就要仔細檢查有哪些是容易掉落的部分,然後將它裝好或綁緊,這樣就比較不容易掉了!

附記:以前曾經提過自己在基地訓睡上舖的時候,東西時常會掉下來嚇到下舖的弟兄,這篇就是在講這件事情。不過排長大概不知道此「掉」非彼「掉」,所以給我沒建議到對的地方的感覺。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雖然很天,但還沒有到完全黑掉,所以只有發黑的程度。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