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60 1234
發新話題
列印

悲劇與觀刑----1983年金門莊豐義事件

引用:
原文由 大山 於 2015-11-02 15:26 發表

-------------------
一個少將真的可以決定一個阿兵哥的生死?
應該正確的說:在戒嚴時期的外島,一個少將真的可以決定一個犯錯的士官兵生死!

軍中的作假文化、上下欺瞞的年代,有時候可以大事小辦,小事大辦, ...
這故事跟我一個舅舅當兵時很像。
我九叔公的兒子在金門當兵,也開槍打死了一個學長。因為師長跟九叔公同村已退休的士官長很要好
所以請這位士官長去求請,最後只判十多年。 這是聽長輩說的,真正細節沒有詳問。

這位士官長剛好是我同學的伯父,我曾聽這位士官長的太太說,他退伍後回去金門的營區,師長還親自到大門來迎接他老人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4 原創內容! 2017-09-26 07:28

  • a0921194 金錢 +3 生殺全在主官 2017-09-25 17:47

  • 明日記憶 金錢 +1 2015-11-07 18:5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11-06 09:01

  • Alona 金錢 +2 原創內容! 2015-11-06 09:00

  • 大山 金錢 +4 讚!讚!讚! 2015-11-06 07:20

  • kuenjchen 金錢 +3 樓下您新訓的預備師也有軍法組的! 2015-11-06 02:25

  • ali692752 金錢 +2 原創內容!有可能因金門是戰地師有軍法組,用較輕的法條或犯意 2015-11-05 22:36

引用 TOP

金甲部隊番外篇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戰爭經典名片,其中的情節:
新兵隊士官長對於反應較遲頓的士兵…不斷的羞辱與打罵
後來全班被連坐一同處罰,導致同班弟兄對他"晚點名"
後來新兵精神錯亂,拿M14步槍殺了士官長,自己也自殺。
------------------------------------
本連還真的發生此事,只是後來的結局還算不錯。
76年中旬,金門284師三營三連體能戰技成績全金門第一名。
刺槍術分數還小贏金門的精誠連,其實刺槍術的分數不客觀。
當年284師白副師長親臨現場盯場,全場就他階級最高。
284師最有名的步兵連,操勞的有名的本連,加上少將親臨,分數當然高啦…
"排戰鬥射擊"成績卻是訓練很精實,也是第一名…好伯伯事後還親臨視察
但是第一名的代價極高,第一名是為了排長想出人頭地,是給操出來的。

本連第三排的排長,本來長期支援"金門射擊隊"射擊成績佳。
他一直想改分配到其他的單位,不想回到這個鳥單位…
沒想到體能戰技測驗,營部要他歸建…他很不爽的回來連上
金門射擊隊的臂章一直不肯拿下來。

他成了我的排長,第三排排長。他當時就宣示要拿排戰鬥第一名。
就這樣,全排成了新兵隊。
從起居到部隊行進間的訓練,到新塘靶場射擊一個月的時間。
被操到不行,連長就讓他玩…
有時候射擊成績不好,就得由新塘小跑步回到九八坑道,約要跑一小時半
全看排長的心情…那時弟兄們的壓力極大。
排上一位弟兄,反應較慢,左右分不清…全排行進間的答數與步伐常出錯
排長就全排連坐…處罰。有時候排長也會拳腳相向…
他開始不說話了,全排弟兄為了他整整幾天,
從新塘到九八…正中午大熱天的用跑的,全因為他答數錯了…
有些人開始孤立他,在金門當兵連隊上被孤立是很可怕的事…
沒人理他時,事情就會發生。他開始不說話,開始與我們保持距離
站哨時,時常拿彈匣出來再放回去…自言自語
我那時也是菜鳥,無能為力…只能找他聊天
還好,另一位排長受訓回連上,發覺事情不對勁…
趕緊制止他同期的,也把他調到他的排裡…
全排、全連都鬆了一口氣…因為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有事…
-------------
第三排的排長情緒控管不佳,所以官運極差…專科班的他就早早退伍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15-11-06 09:5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九八坑道 擎天水庫
284師850旅3營3連
1987/02/03-1989/02/04
有少當一年兵的陸一特!

引用 TOP

連隊出事 輔導長要連坐,因為生活管教輔導怠忽職守。
我幹輔導長對 戰士 嘻嘻哈哈,弟兄有麻煩大都會來吐苦水,有問題馬上出面協調,幹部畢竟還得賣帳,事情緩下來就有各自檢討的空間,以空間換取時間事情就會平順。
陽剛的團隊生活有事其實都是細故,大家情緒來情緒去小事變大。我受訓時還有拳打腳踢,下部隊剛好嚴令禁止;同學阿富被判刑就是在這個當口,身處三代同堂當幹部也不容易,要混口飯吃就得設法。這陣子年輕的輔導長自行了斷的不少,只因夾縫中生存不易。

尤其所謂大敵當前,越戰打得是流言四起,時常戰備。集體情緒和個別情緒都有相互催化的現象,說我沒當官的架子不如說 我根本不像當官的。帶兵要帶心,輔導長要負很大的責任。

[ 本文章最後由 Alona 於 2015-11-06 11:5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4 讚!讚!讚! 2017-09-26 07:48

  • a0921194 金錢 +3 2017-09-25 17:39

  • 一生懸命 金錢 +6 讚!讚!讚! 2015-11-08 22:16

  • ryoo 金錢 +10 部隊多虧有您! 2015-11-07 18:58

  • 明日記憶 金錢 +1 我很贊同! 2015-11-07 18:54

  • 真大吉祥 金錢 +3 我很贊同! 2015-11-06 22:5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5-11-06 13:38

  • 269砲指部 金錢 +2 2015-11-06 12:49

  • Bandit豐 金錢 +3 讚!讚!讚! 2015-11-06 09:37

  • 大山 金錢 +4 輔導長是步科過水的,不管事… 2015-11-06 09:34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5-11-06 09:17 發表
連隊出了事 輔導長要連坐,因為生活管教輔導怠忽職守。
我幹輔導長對 戰士 嘻嘻哈哈,弟兄有苦水大都會來吐苦水,有問題馬上出面協調,幹部畢竟還得賣帳,事情緩下來就有各自檢討的空間,以空見換取時間事情就會平順 ...
76年金門部隊輔導長有很多屬是步科過水的…
以我當兵時期部隊為例:
1.步科正期當輔仔:還以為連上有二個連長…他就一直罵兵。
2.政戰專科班:來了二個月調走了
3.步科專科班:這個更猛…晚上打兵…我親眼見到…這個幹了八個月
4.政戰正期:這個終於讓士官兵有真正的感覺,連上來了個輔仔…後來當上特戰少將。

  我很痛恨老兵欺壓新兵,在我快退伍的前半年間,那位政戰正期輔仔要我當政戰文書時…
  我就很注意部隊新兵的心理調適,放話老兵們別欺侮新兵…也還好只有一、二個會這樣。
  77年下半年,軍中人權開始重視…本營還來了個當時的三合人敵人"X進黨"…二兵
  他是金門前線第一位黨員,來到金門當兵,上級派他到最操的單位,想挫挫他的銳氣
  沒想到:營長是留美的,開明許多…連排長包容他,弟兄一般看待…
  半年後要他調爽一點的單位,他還不要哩…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15-11-06 11:15 編輯 ]

系統公告:厚~這篇不多給摳摳對不起你,多送給你24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4 原創內容! 2017-09-26 07:28

  • 祭司蔡 金錢 +10 74年我連上同梯是黃信介的兒子就到金門當兵,這比77年那位早3年 2015-11-11 21:53

  • ryoo 金錢 +10 讚!讚!讚! 2015-11-07 18:58

  • 明日記憶 金錢 +1 步科過水當輔導長,奇怪的政策。 2015-11-07 18:56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11-06 13:38

  • Alona 金錢 +2 原創內容! 2015-11-06 11:59

  • 馬蹬一號 金錢 +3 讚!讚!讚! 2015-11-06 11:53

九八坑道 擎天水庫
284師850旅3營3連
1987/02/03-1989/02/04
有少當一年兵的陸一特!

引用 TOP

當時國軍幹部缺員很嚴重
像我們單位是一個少校正期生當連長
輔導長官預的中尉 , 加一個領導士官班的中士當士官督導長
排長 , 副連長 都沒有 , 簡單說真正的軍校出來的只有連長大人
其他人都是過日子數饅頭的
很不幸的 , 連長把所有人都當自願役的
一個這種主官根本不怕那個輔導長
事情怎嬤做他都看不爽 , 值星官揹一周最少要被禁 2 天假起跳
後來就搞到全連都像一群死人 , 每個人都很怕被連長看到 , 馬上出事 !
當時我們跟營部在一起 , 哪三隻大頭也看在眼裡
有些有門路的家裡有關西的 , 不怕事的 , 就到處申訴找人來督導
連長 , 越搞越黑 , 因為來的官都是針對他而來找麻煩的
那時平均 2 周出現一次督導
當然營 , 旅 , 師 級主官級主管也開始不爽他
後來就自己報退走人
好好的下他的主官任期不是很好嗎 ?
枉費他讀軍校多年 , 人跟人的相處之道真是一個高深的學問
這是我當兵兩年所學到的最大收穫
就算你最大尾 , 不要搞到所有人都站到跟你對立那一面 , 絕對很慘的

引用 TOP

排上一位弟兄,反應較慢,左右分不清…全排行進間的答數與步伐常出錯

看到好像有點好笑!
當年有一新兵,少將帶隊,自顧自走自的步伐,我們沒答數的,每個禮拜,都這樣!
少將覺得奇怪,較某一上校去了解一下,結果是新訓中心教導所致!
有一禮拜點完名,當眾宣布,我們空軍步伐走法,與陸軍不同,要好好學習!
也沒當眾點名新兵名字!免得難堪!
你們就當是俺!好了!
請參空軍官校學生進餐廳的走法影帶!

引用 TOP

當時的三合人敵人"X進黨"…
也是那年啦!
這個更爆笑!
跳上桌xx炮立委很紅的!
有小姐對他的行徑很有意見!
有一少校,退伍即入黨!
那時退伍金,好像沒多少錢!
學人家開電玩店,小間的!
不久基地的人就廣泛有意見!指入黨啦!
俺!去玩了幾次,被警告!
沒幾個月就收店了!
他可能沒想到,官兵會抵制他!
後來就沒消息了!

引用 TOP

想起來了!
其實最好笑是俺!自己!
去別間店,玩21點!幾小時輸了幾萬元!
還給老哥硬逮回去!
還好有老哥,不然那次可能輸會超過十萬!

引用 TOP

這陣子年輕的輔導長自行了斷的不少,只因夾縫中生存不易。
唉:::::::::
連志願役的官,且是輔導長,都自行了斷,還不少::::   
那義務役的兵過的日子,不敢想像!   
這個部隊,令人匪夷所思,膽戰心驚::::::
那些輔導長,死都不怕了!就不須顧忌任何!
小時候曾聽說過,某某家的兒子,做兵沒回來!
鄉下人學識不高,也沒能力追究真相!
只能說一句;很悲涼悽哀且很無奈的話!
只是不知械彈取得方便否?
行動自由否?
怎不先當清潔夫,為部隊處理一些人物事?
一個慰官,去配幾個將校官,能幹多少,算多少!
前仆後繼,造反搞革命!
直至讓領導者,改變其領導統御方式!
自行了斷,只是枉死,說不定還讓人安個莫須有罪名,隨便遮掩蓋掉!   
真不值!

引用 TOP

說到這!
想起一件事了!
當年有一個要逃兵!
臨行前,餞別!
酒喝了!肉也吃了!也還記得當晚吃些甚麼食物!商討的一些話!
畢竟人各有志!考慮清楚了!
大家也不好說甚麼!
都只是新兵!沒能力幫助他!
他是別單位的!
要是當年,械彈取得方便!
一些人會陪葬,是一定的!
第二天!
他就溜走了!
後來聽說被抓到,判了X個月!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通報,當告密者!?
這種事!我們不會幹!
既無法無能力幫助人,也要尊重人的決定!

引用 TOP

狗官這麼多,死一個剛好死兩個不算多,死再多也是別人家的小孩,誰在乎?在乎的是有沒有官可以生.

引用 TOP

一時正巧路過這𥚃,也來分享一下。我是74年2月由步校結訓後直接到壽山乘船至金門服役,分發至127師380旅,旅部就在雙乳山,初時擔任新兵隊區隊長,後任搜索排排長,再來就更離譜了,先接任助理後勤官,後來又因後勤官返台受訓,行政官外調,又同時代理了二個職務,然後又兼了禁閉室室長、福利站站主任!整個參一、四就我一個軍官。軍中的文化真的是強凌弱,大欺小!還好由於我還算強悍,因此新兵隊𥚃二位士官只在我面前不敢造次,對其他二位預官都直呼其名(私下叫,公開場合只要一聽見就給一陣排頭);擔任搜索排排長時,為了制止通信排排長惡操某士兵,跟他打了一架,讓他眼睛腫一大包,他嗆聲説要投訴我暴行犯上(他是中尉階,我是少尉),我挑明了講,我們都是排長,你不是我的上級,看要管束、記過,我奉陪,反正我記過無所謂,你就二條槓頂上天吧,於是就不了了之⋯⋯老兵欺侮新兵所在多有,但在我眼底下或是值星時間,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在後來擔任後勤官時,記了11位連長申誡(不是我濫權,而是那些上尉階的根本沒將少尉放眼𥚃!裝檢複查毫不在意),後來再去裝檢,都遠遠主動敬禮;有一回,我也要徴用營部車輛,和一位少校副營長發生衝突,結果不久之後,該名副營長返台休假逾期3天,我就順道簽處小過處分。當然,我也曾因戰技測驗揹過2個月值星,連長視我如股肱,到了旅部,又拿了旅裝檢特優單位,還兼旅長、政戰處長的文膽(別懷疑,當年那在擎天廳報告的雙乳山戰術報告,是我這個少尉寫的!兵棋推演、政戰成效等也是),因此在當年旅長外調時,贈送的禮物中,我拿到的是營長級的鋼筆對筆。快退伍前二個月,向新旅長請求下放新兵隊,結果是副旅長去佈達(旅長本要親自布達,但我說明旅長應是佈達營長,而非我這官階的),弄得新兵隊長事後直抱怨..幹嘛搞這麼大!要說明的是,我只是農家子弟,沒什麼背景,可以平順安全退伍,只是因為我有了他們需要的價值,再加上年輕力壯,初生之犢不畏虎,還有老天保佑。不過,也正因看凊了軍中文化,因此婉拒了旅長、處長繼續留營發展的建議。相比之前各戰友所述的事件及慘狀(大都有耳聞及親見∼花崗石醫院看到一位三人推進來胸口直湧血的槍傷士兵),老天真是厚愛呀!
上一周又回去全門賞鳥及旅遊,以前的旅部已荒湮蔓草,入口二側是展示的M41戰車,過去種種回憶彷若昨日,心有所感,特將往事再一贅敘以為誌。

引用 TOP

路過.說明一下當年的情形.當時本連有4個據點.(020.015.014.017).014及017.在第一線靠海.020是連部據點.015離020較近.事情發生在民國72年8月6日.凌晨2點左右.莊豐義是站12點到2點.連部據點的衛兵.下哨之前跑到015據點.當時015門口衛兵叫陳石松.見到有人就喊口令並打燈號.(當年金門晚上是不能有燈光的.當天是農歷7月初.也沒什麼月光)莊豐義拿了57步槍朝著燈光處開了幾槍.打到了陳石松.並朝碉堡丟手榴彈.不幸中之大幸.打到了樹.掉下來.炸傷了自己.那天本人在020據點.2點左右.剛走出碉堡想去上廁所.忽然聽到幾聲槍聲接著一聲爆炸聲.嚇了一跳.趕緊回去接電話.果不然015安全士官.打電話進來說出事了.我馬上跑到隔壁的連長室.叫醒了連長.當時的連長.就是現今的陸軍副司令季連成中將.當時是中尉.來連上沒多久(不到3個月).連長急忙帶了傳令等.到015據點.接著我
電話接不完.營長也坐了吉普車過來了............

陳石松當場死亡.後來骨灰由黃正光下士送回雲林老家.是家中獨子沒錯.旅部有發動募款.就不知了
莊豐義台北三重人.身高不到160公分.老實人.個性木訥寡言.也因此成了士官霸凌的對象.在花崗石醫院住了40幾天.於72年10月.槍決..莊員不出事.應該是10月底退伍(133x梯次)
在花崗石就醫時.莊員說要殺的對象是兩個中士.一個姓葉的.在015據點.另一個姓彭.在017據點.先到015據點.如果順利.還想去017據點.找姓彭的
當年莊豐義要殺的中士士官.名叫葉X偉.國中畢.簽了4年的志願役.是一個爛人.專找兵麻煩.事件後調到兵器連.姓彭的留在原單位.
連長因來沒多久不能全怪他.沒受到影响.於12月升了上尉.本人於73年1月退伍.雖然經過了34年.但當日的情形.永遠忘不了

引用 TOP

1157梯,陸ㄧ特下士砲組組長,金門319師8營2連,
退伍前遇到暴行事件,兩死!
同連已結婚的下士據點指揮官,返台休假前,ㄧ頭帥帥頭髮⋯
遇到很硬的輔導長,硬是要他在返台前把頭毛理平!因此埋下殺機。
我在連部負責大多負責白天安官,夜間再由較資淺兵或士輪安官,
當晚,晚餐後,我下安官,端著臉盆到浴室盥洗,內褲都還沒脫,傳來ㄧ長串槍聲⋯⋯
白天被輔A強制理成平頭的下士,在外據點喝完酒後,他老兄帶著五七甲,回到連上來,直衝輔導長寢室,
一腳踹開輔A寢室木門,掃射,輔導長∼就那麼巧,不在寢室,7.62射穿木頭隔板,把隔壁軍械室值安官的政戰士與彈藥士給打死,!
站安官的政戰士並非中士政戰士,而是兩年義務役的下士,連部彈藥士(士兵)跟他要好,去安官室找他聊天,卻成槍下亡魂,官校正期連長寢室較遠,連長聞長串槍聲,著短衣短褲,穿著拖鞋,手拿45手槍衝出連長室,大聲問誰開槍,在哪裡,零星逃竄的弟兄跟連長說在安官室,殺紅眼的下士此時也將子彈打光,或許因為酒醉,連長趕到時,下士還試圖將槍管抵住下顎,準備自裁,連長命他將槍放下,跪在地上,或許連長此時還不知道安官室裡⋯⋯兩人當場死亡,大部分的人都在浴室不敢出去,連長大喊來人,我們才陸續往安官室移動。
我是砲組組長,上身打著赤膊、短褲,連長將45手槍交給我,命我槍口對著闖下大禍的下士⋯戒護!
連長往安官室查看⋯四十年前的事,我永遠忘不了當時連長臉上的那個表情!隨後連長忙著通報營部,營長火速趕到連上,我永遠記得,營長到來之後,死命的踹這位闖禍的下士!或許喝茫了,該肇禍下士也是癱軟在地上任營長踹,
我永遠記得,我ㄧ度想把手上的45手槍交給這位肇禍的袍澤弟兄⋯⋯因為,營長平時就機車到不行!是個很刻薄的營長,反正前線暴行開槍殺人,神仙來也救不了,倒不如順手把營長也斃了,我當下真的有這麼想過∼
未完待續

引用 TOP

接上篇
營長一直操個不停,死命的踹,大概心想仕途已斷送至此,值得一提的是,本連連長,是個好長官,還過去阻止發了瘋狠踹肇禍下士的營長,隨後各級長官與憲兵都陸續到來,後續的清理,也是讓我永生難忘的事情,空氣中的血腥味,我清楚的記得,安官是坐著,頭部與脖子都中槍,站著跟他聊天的彈藥士則是身上中槍,滿地都是血。
事情過後,連長輔導長營長通通被拔掉,我連長還被降級為副連長,調到別連。
犯下暴行的下士,家裡有點來頭,據說是地方有力人士(角頭),可能有找關係,在那個年代,竟然可以火速來到金門,還到金防部看守所看這位肇事者,大概是用盡所有關係,拖了半年,才槍決。
我沒有去觀刑,雖然他在外據點,但大家都是下士,當時連上還有很多老芋士官,佔著缺都藏龍,基本上我們這些義務役下士感情都還不錯,吃苦當吃補,我接砲組組長,直到移防回台灣大坪頂到退伍,我始終領下士的薪餉,行政兵告訴我,我的職務加給給老芋士官長給吃掉了,砲組組長是佔中士或上士缺。
禍不單行,過沒多久,連上又死人了,守海防的據點,下哨清槍後,在政戰點順便槍械保養,也是ㄧ個下士檢視該員槍管內膛,不知怎麼的,這把五七步槍就擊發,整個臉面目全非,當場喪命!
士兵被判刑七年還是八年,年代久遠有點忘了!
我當時的八營二連,號稱全金門最黑的連隊,半年內死了兩個士官,ㄧ個士兵。一員槍決,ㄧ員判刑。
槍擊案後新任連長是個待退上尉,非官校正期,第二件槍枝誤擊走火事件,他沒有受處份或調離。部隊移防回臺後退伍,前幾年在臉書有聯繫上,目前我八營二連有找到十來位當年同連弟兄,弄了個LINE的群組。
我四十七年次,目前住新北市,拼湊一些當年的記憶跟各位分享。
台中大肚山沿線的碉堡、砲堡是我們當年負責蓋的,真的是做苦工,蓋好之後,備而不用,真是的!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