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金東小砲兵-通信政戰兵的回憶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為爭自由爭生存而戰!
偶!只看見這句!

引用 TOP

好久沒回來了,呆丸的軍友們,對岸可是紅紅火火的向我們的最高統帥叫板,
習主席說兩岸不統一他習主席就倒著唸,
李總理說不逼台灣承認九X共識他李總理就倒著唸,
所以.....


文章中斷好一陣子,這幾天就把回憶做個總結吧!

057政戰室風雲(一)

回連上沒多久,新任連長把文書業務士,全部趕出砲堡,我們得自己找個地方安身。

參一到參四,搬到行政堡去,行政室和政戰室合併,但我大方的把政戰室讓給行政,因為我看上了另一個廢棄的碉堡,外面早被九重葛包滿了,如果可以搬去那邊倒是不錯,於是我和連長商量,政戰室是否就搬過去,連長倒是很阿莎力,說:
「如果空間夠的話,看通訊班和觀測班都移過去,把砲堡還給砲班!」

接下來幾天,我帶著通訊班和觀測班的人員,去整理碉堡。由於已經太久沒有人住了,溼氣和穢氣很重,我去伙房和學長借了煤氣槍,放火把碉堡內部給燒個一乾二淨。

和值星官要了幾名公差,買了油漆把媕Y粉刷一次,上了純白的漆後,果然是不錯的居住環境啦!我的眼光還不錯哩。

學弟:「學長,這個國徽要不要刷掉?」
奇怪了,怎麼有個車輪在壁上,算了留下來好了。

這個伏地碉堡內分成二間,前面進來的這間,給我佔了,組了一張床,還有多一個床位。成了政戰室的作業空間,順便放點美工雜物,擺了二張桌子,看起來真的還不錯。後面那邊頗大,可以睡八個人,就給觀測和通訊人員用吧!

過沒幾天,原本純白的牆上,居然有些粉紅色隱隱透了出來,我以為是溼氣的作用,於是又找人補了一次漆...。

可是過沒幾天,這個粉紅色又慢慢出現,看起來有總說不出的怪異!我想反正沒人管得到,管他國軍說要純白的,我把牆塗成迷彩的總可以吧!於是我這可能是全國陸軍唯一有迷彩偽裝的伏地堡就出現了,只是這個迷彩偽裝是漆在堶情A不是外面...。

一切都完工,連長還特別過來看了一次,看到迷彩的牆,也沒說什麼,還叫值星官去買幾包水泥,把後面的走道給建起來,以後每班內衛兵站哨時,要固定到伏地堡上面巡一次。

於是觀測和通訊班歡天喜地的搬入新家,這些菜鳥巴不得趕快搬到伏地堡來,因為在砲堡,他們什麼都要做,住到這邊來,簡直是從地獄超渡到天堂,因為和全連最和善的學長政戰士及各參文書住在一起,而且還能和最混的通訊班套交情,那豈不是莫大的福氣嗎。

快樂的慶祝儀式,幾乎每天晚上都在伏地堡舉行,當然連上什麼違禁品和煙酒之類的,我這邊當然是最佳的儲藏室啦!因為政戰有個機密級的櫃子,那可是只有政戰直屬長官才有資格督導打開的,這麼安全的地方,大家當然會好好利用。

隔幾個星期後,開始有奇怪的傳言,在這一群菜鳥間散播...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058.政戰室風雲(二)

學弟A:「奇怪,我現在睡的這個位置,無論怎麼睡,每天我都會冷醒一次,而且是那種從腳開始一直冷到頭頂的冷法」
學弟B:「我也是耶,每天晚上都覺得有股冷風在房內轉,門明明就關得緊緊的」
學弟C:「是啊!我每次愈睡就覺得胸部好像被什麼壓住一樣」
學弟D:「難怪政戰士學長那間有畫國徽,我們這間也畫一個好了!」
學弟E:「對啊,要劃大一點,把學長那個比下去,它們才不會呆在我們這邊」
於是隔壁的學弟們把國徽畫的好大一個,正好在床位的上方,而且連天花板也畫了一個,我聽他們晚上不知在閙什麼?過去看了一下!

我:「你們太爽不睡覺在幹什麼?」
學弟A:「學長,這間很陰,我們每晚都被干擾,睡不好,所以想說畫個國徽壓一下」
學弟B:「學長,你經驗比較多,都知道要畫國徽壓它們」
我:「畫你個頭,那是之前早就畫好的」
學弟C:「那之前的人幹麻要畫國徽?」
我:「你問我,我去問鬼哦?弄好趕快去睡」
就在學弟們把國徽畫好後不久,我問他們有什麼效果。

學弟A:「好像沒什麼用,我還是覺得冷耶」
我:「我看你是虛耗太多,腎氣不足吧」
學弟B:「我覺得很有用,現在都一覺到天亮」
學弟C:「可是我也覺得沒什麼用,感覺還是很冷」
學弟D:「學長,你再幫我們這間畫一隻老虎好不好,我們師的祥獸一定可以陣住它們的」
我:「陣你個大頭,我還老虎哩,你怎麼不說干脆畫個酷斯拉!」
奇怪了,如果真的有問題,為什麼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很好睡啊!也沒什麼怪事發生啊!反正老兵除了連長沒人敢動,這個得實驗一下下!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059.政戰室風雲(三)

為了把原因給找出來,我和值星官商量,把剛到部的新兵撥到政戰室來,由學長關照二天,再送去新兵集訓隊!
晚點名完,待一些固定的迎新儀式後,我暗示值星班,要一位新兵和我走。

我:「我是連上的政戰士,有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講,有打電話回家了嗎?缺東西等一下我帶你出去買?錢夠嗎?不要隨便借錢給連上的學長,若有人要向你借錢先跟我講?知不知道」
新兵:「報告學長,知道」

我:「不用加報告,這邊不用這麼緊張,部隊只有在集合時有階級,解散了大家都是兵,不用太嚴肅」「是」
我:「你等一下去把你的大背包拿過來,今天你睡我上舖,先去買東西吧」

隔天一早,我問新兵:「昨晚睡的怎樣?」
新兵:「學長,可能是太緊張,整晚都沒睡好,一有睡意,胸口就好像喘不過氣來」

我:「你有氣喘的病史嗎?」
新兵:「沒有」
我:「你先去集合吧」

看來這個伏地堡果然可能是有點問題在!吃完飯後,我和值星官私下討論這件事。

值星官:「那你準備怎麼辦!連長鐵定不可能再讓你們搬去別的地方的」
我:「可是不解決也不是辦法啊!你晚上要不要過來和我住一晚,我們研究一下」
值星官:「好啊!說不定是菜鳥們在整我們!」....


[ 本文章最後由 販夫 於 2016-10-03 17:4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060.政戰室風雲(四)

晚上,我和值星官在政戰室聊天!
值星官:「說真的,白天不覺得,晚上你這間還真有點陰」
我:「陰你個頭啦,我都住一個月了,什麼事也沒有」

值星官:「尤其是這個迷彩油漆,還有國徽..」
我:「別閙了,我這有一些輔仔查禁的違禁物品,你幫我清點一下吧!」

值星官:「什麼違禁物品?」
我:「你自己打開,想看什麼自己看」
值星官:「居然有這個,PXHOUSE、PXBOY、還有小電視和錄影機VHS,你要開PARTY啊!」
我:「就跟你說是違禁品吥!我個人是不看這些啦,以前傳下來的,應該年代久遠了」

值星官:「咋..咋..咋..,我看看,這個真不錯,這個也不賴....」
我:「喂!先說好哦!不要到處亂傳,免得我這間變成交誼廳」
值星官:「咋..咋..咋..,不錯不錯......」

我:「砲仔,沒事我先睡了」
值星官:「不錯....不錯...」

隔天早上,我把值星官叫起來!
我:「你沒睡好哦!還是昨晚發洩過度了,我看你臉色不太好」
值星官:「靠!這麼冷的地方,你還睡的著」

我:「冷!不會啊!你和昨天的新兵講的一模一樣」
值星官:「怎麼?」
我:「他也說很冷睡不著!你有被壓嗎?」
值星官:「沒有,不過我覺得這堜ワヰ滿v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061.政戰室風雲(五)

早點名完後,值星官問我有何打算?

我:「當然啦,我是在想,如果把伏地堡給開個窗戶你看怎樣」
值星官:「可以這樣嗎?」
我:「反正又不是搬走,把靠二級廠那邊給挖開,打個窗戶吧」

值星官:「你要多少人力?」
我:「就給我通訊班和觀測班吧,還有慶仔借我幾天」
值星官:「那就先這樣吧!」
本來只有通訊觀測人員要來支援的,連上其他砲長聽說有工程要動,把所有弟兄都移到二級廠來了。

我:「各位弟兄,這個伏地堡,也不是學長一人獨用的,住的安心,全連大家都有好處,我沒什麼要交待的,大家拿工具把後面給挖開吧!」

在眾多弟兄合力下,半天就把伏地堡給挖開了,我和慶仔二人,把預定開窗的地方劃好線,拿十字鎬開始用力敲。

國軍果真不是蓋的,這是鋼筋混泥土構建的,我們又花了快半天才大致敲出一個窗戶。

慶仔:「反正人這麼多,再打一扇門出來吧」
我:「這樣好嗎?」
慶仔:「這樣這些菜鳥以後就可以從後面進出,你那間就可以獨立用一個門了,對了,我順便幫你那間也開個氣窗吧」
我:「好啊,打個可以通風的也好」
果然是我的活貼的,就這麼辦吧!只是菜鳥們大家一聽又要打一扇門,臉都綠了!

隔天,我們訂了木材,在慶仔的指導下,很快的就把窗戶和門給做出來,果然一掃原本陰暗潮溼的環境,變的窗明几淨!
值星官:「哇,你們住的比我們砲堡還好」
我:「你想住,一句話,我樂的讓給你」
值星官:「開什麼玩笑?這間只有你壓的住那些「大學長」」。

自從把伏地堡給挖開後,我們又把後面整理了一下,用偽裝網把另外半邊的伏地堡給遮住,在網下面釘了個桌子和板凳,這個伏地堡後面變成連上最熱門的聚會點,不論是開小伙還是就寢後聊天,都是不錯的點,也沒有了以前的陰森氣氛,直到....。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062.政戰室風雲(六)

大約是清明節的前後吧,我從營部洽公回來,一進政戰室,有一股燒焦的味道傳出來,居然有人在我的床前燒紙錢!
熟可忍熟不可忍,當下我第一個印象是四幾梯的一般兵幹的,馬上去問值星班長,這是怎麼回事?

值星班:「就早上有幾位附近的居民,說營區是他們以前的地,他們要進來掃墓啊!連長說放他們進來啊!」
我:「那政戰室是怎麼回事?」
值星班:「他們掃完二級廠後面的墓,就說順便要拜一下學長這邊...」
我:「........」

我出去營區外面,找到這幾位掃墓的好百姓。

我:「阿桑,你今天有去我們連上掃墓嗎?」
百姓:「是啊!我們的祖先還埋在那邊,軍方又不讓我們遷走,只有每年清明才去拜一下而已」

我:「那碉堡堶惇陘偵礞]要拜?」
百姓:「你不知道哦?那埵犒L人啊!」

我:「死過人?」
百姓:「對啊!大概快十多年前,有個阿兵哥受不了管教,拿了一堆手榴彈進去,把整個碉堡的人都炸死了」
我:「這麼嚴重」

百姓:「是啊!因為這樣,原本的步兵移走,過幾年才換成你們砲兵進來」
我:「不知死了幾個人?」
百姓:「聽說有二個死在媕Y,還有幾個是在醫院死的就不太清楚了」
我:「謝謝你喔,阿桑」

百姓:「聽說媕Y的牆壁都是屍體碎片,洗都洗不掉,後來就沒人敢住了。我今年看你們把它打開了,就想說這些人不明不白死在金門,好歹也給他們拜一下!」
我:「謝謝......謝謝....」

回到連上,我想起政戰室內的這些大學長們,難怪學弟們一個一個會受不了,我進到政戰室,想著玉皇大帝、媽祖婆婆、、濟公活佛、觀音菩薩、耶穌基督、聖母瑪利亞、國父、蔣總統、毛主席、李將軍、城隍爺,唸了幾遍心經和阿彌陀佛迴向給大學長們,事情都過去了,希望學長們靈性能夠解脫,不再流連於這個海外的孤島!

晚上我把通訊和觀測班的人集合起來,跟他們說了這件事,要大家一起到伏地堡外面祭拜大學長們!當兵沒有什麼選擇,我們奉令住在這邊,請大學長們多多擔待!

說也奇怪,到我退伍前,後來第二第三批住進來的學弟們,就沒聽說有人被壓或太冷睡不著的了。

忙完了這個,剛好來了新輔導長,待輔A交接完畢,我也乘機會找了徒弟,順利下政戰業務,而我的不願役日期,也剩下最後一個多月了。


[ 本文章最後由 販夫 於 2016-10-03 20:5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063.豬羊變色

退伍前,不知是陸軍政策,還是怎麼的,部隊開始宣導「嚴禁不當管教」和「嚴禁學長學弟制」。連長開始變相的帶部隊,一切都以連長的喜怒來搞,大家都知道早晚會出大事,但不知誰會開紅彩,當然對於待退老兵來說,這些應該都不關我們的事才對。

首先出事的是安官!

連長指著白板大駡:「我有交待,白板上的字不淮擦掉,是誰擦的?」
當班的是測量班長陳班,被駡的血淋頭,內衛兵趕快閃到一邊去,看來連長這把火很大。

連長叫值星官滾過來:「你給我查一下,是誰擦的,中午前我要知道答案」值星官是破百的觀測班鄭班。
鄭班把部隊集合後,跟大家講,是誰擦的自己中午前自首,免得受罰。

白板上是什麼大事,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衛哨交接不實,有個訊息寫在白板上,連長說不淮擦掉,結果不知那一班把他給擦掉了。當然到晚上都沒人出來承認。

我剛好下午去七重峰通訊連打茫,順便幫徒弟去龍陵75營部收發,然後快快樂樂的去屏東文康散步,慢慢的走,老兵了也不怕憲兵了,一路走去,又在美發待到陣地關閉後,才又慢慢走回來連上,大門衛兵跟我說部隊在集合場集合,而且還沒有用餐。心想:「果然出事了」。

我放好摸魚包,整理一下服裝,跑過去報備入列。

連長:「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每一班衛哨都說沒人擦掉,但字真的不見了。現在大家把眼睛閉上,做的人自己舉手,連長只要你承認就好」
結果當然還是沒人承認。

連長:「是你們逼我的,不是我要咀咒你,我就不相信治不了你,全連蹲下」
除了輔導長外,包含新來的三位預官排長,所有官士兵全都蹲下。

連長:「輔導長,你肩上幾槓的,我說全連蹲下你沒聽見是不是?等你比我早開花再來跟我擺階級」
輔導長在全連注目下,還是蹲了下來,他也不想在全連面前讓連長難看。

連長:「輔導長起立」
連長:「現在給你們三分鐘,全副武裝,帶槍刺刀,連集合場集合,開始動作」

三分鐘後,連長:「蹲下,連長不是不給面子,是你自己不要面子」
「有人沒有準時集合,現在去換運動服裝,一樣三分鐘,開始動作」
其實所有人著裝卸裝都很快,但取槍和刺刀,只有一個門,全連近百人,這個怎麼快也快不了

嗶嗶嗶!三分後,沒在集合場的,全部跳進來。

連長:「三分鐘後,全副武裝集合,開始動作」
嗶嗶嗶!
三分後,沒在集合場的,全部爬進來。

連長:「三分鐘後,運動服裝集合,開始動作」
嗶嗶嗶!
沒在集合場的,全部跳進來。

連長:「三分鐘後,全副5裝集合,開始動作」
嗶嗶嗶!
三分後,沒在集合場的,全部爬進來。

連長:「三分鐘後,運動服裝集合,開始動作」
嗶嗶嗶!
三分後,沒在集合場的,全部跳進來。

一直玩到快10點,官要玩兵,那還不是動動嘴皮就把兵玩死了,沒錯,就為了白板上的幾個字,全連也可以翻個二翻。

連長:「三分鐘後,床前就定位,等連長床前點名」

連長,帶著排長、士官長安全檢查,只要不合格的,所有的內務和寢具全部拿到集合場集中。連長很公平,每一床都有人被翻掉,老兵、新兵都有。
最後,值星官下令:「10 分鐘內把內務復原後,中山室集合用餐」

沒見到連長出現,輔導長直接下令「用餐,用完餐後自行下餐廳」。
連上好久沒有大地震了,這次震的全連士官和老兵臉上無光,軍官更掛不住,以後我看很難帶兵了。

老兵被操完,大家倒是都沒什麼話,但是有種恐怖的氣氛流傳在連隊上。

連長隔天把我找去,直接嗆明了:「連長我之前就被告過不當管教,我不再乎多背這一次,輔A的報告你愛怎麼寫就怎麼寫。」
「還有,晚上你去美發訂些酒菜,我向輔導長賠個罪,你和參一也一起來吧,算是連長祝你們退伍」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064.退伍

就退伍前一週,連長宣佈解散行之有年的打飯班,改用各砲組輪流打飯,晚點名體能所有人全入列,不準按梯次離開,衛哨及休假按表排休,不分新進或後到,中午及早班衛哨可補休一小時....。

如果我是新兵,那麼一切按制度走,那很好,簡直是非常的給他那個好,但我要退伍了,我只想放假,不要給部隊麻煩,部隊也不要給我麻煩。

偏偏防衛部又下了個「擎天操演」,說演習嘛也是,但又不用帶實彈,說不是嘛又管制一堆,連休假都管制。

要知道,阿兵哥只在意兩件事,一是吃,二是休假。現在可好了,因為操演吃餅干軍糧算了,連假也沒了。

我們幾個要退伍的去找連長,國家欠我的假高達三十天,還有一支大功假可放一航次,我找連長要。

連長:「演習視同打仗,欠你的假你去跟國家要,都要退伍了,沒差這幾天」

我:「連長,我們要退伍了,要買給家人的東西都沒買,也沒機會和弟兄們喝杯退伍酒退伍煙」

連長:「我叫士官長不排你們衛哨,算是讓一步,其他的就不要再說了」

我看也沒有談的空間了,就和同梯的一起走出連長室來。

中餐我拿著餐盤往洗手台去,準備自己洗碗,學弟看到了趕快搶過去洗,直說「學長你不要這樣」,我笑笑說,「沒關係,也剩沒幾次機會」

我打電話去電台問,何時有「屏南任務」,電台說三天後。哈哈,我們這梯的船要來了。

我曾在這堨I出了兩年,被打過被駡過,被操過也操過別人,曾想著退伍時會多美好,但現實總是逼人低頭啊。

我即將離這個連,但我對這個連卻已沒有了感情。

要離金的當天,我去找連長。

我:「連長,我們今晚就要離開金門了,今天可不可以給我們出營區買東西」

連長:「放屁,給你放假,那以後的人都來找我要,我怎麼帶兵」
我:「這本來就是我應該有的假,是我沒有放而以,我積假這麼多,只要離營教育時我和參謀長報告一下,連長你鐵背一支大過」

連長:「你是在威䝱我嗎?我就是不放你們出營區大門」
我:「連長,連上的福利社交接我也有簽字,我也知道有些事只能在暗媮..」
連長:「這...」

我:「連長,我今天好像發燒,頭一直不舒服,能不能去看個醫生拿一下藥,免得上船後就慘了..」
連長:「哦,你要出去看醫啊,那下午找你同梯的陪你一起去,免得意外,你叫參一進來」

就這樣,我在離金的那天下午,和同梯一起到山外買退伍禮品。山外滿滿都是阿兵哥,看來也沒怎麼管制,更證實了連長是衝著我們來的。

東西買完要回連上,在山外公車站,看到兩個憲兵走過來,所有的阿兵哥一哄而散,我腦筋一動,伸手向他們招招手。

憲兵:「假單、身份證」
我:「你是南雄師的嗎?你們排副是不是李XX」

憲兵:「對啊,你們認識?」
我:「我們同鄉的,我明天就搭船退伍了,你可以連絡上他嗎?」
憲兵:「我們要收隊,要不你和我們回去」
我:「好啊」
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我們被憲兵押上車。

我和排副說了連上最近悲慘的遭遇,然後我說:「你幫我們兩個記個違記,但晚一點再報出去,最好晚上九點後」。

當時防衛部有規定,若一週連上有兩人被記違記,主官須至防衛部講習。選南雄師不選金東師,免得一下就被劃掉了。

當晚,營部連絡官一直來電,問有沒有人違記,連上只有我們休假,我裝瞎說沒有,剩下的就交給你們去忙吧!

晚點名時,我和值星官說我們待退人員在中山室有準備香菇雞,沒有衛勤的人員可以過去,這就當作是我們對連上最後的貢獻吧。

約十點左右,電話記錄下下來了:「請貴連1737梯退伍人員,於0000於連上待命,營部會派悍馬車接送至料羅搭船」

告別了金門,雖然我離開的時候你對我並不好,但我至今依然多情.......。


後記:

我們抵台比退伍生效早了三天,三天後再去壽山的金東連絡處拿退伍令,告別草緣服的生涯。

後來陸續退伍的學弟說,連長被營長駡的狗血淋頭,連上陸續被申訴不當管教,謠指部都指向已退伍的我。我可沒閒到這麼無聊,退伍了還去管連上的事。

當然,身為死老百姓的我,雖然聽到這些流言,心如止水,竟泛不起一絲波瀾。那曾在離家百里外金門小島服役的少年,今後只會在夢中重現。(全文完)


--------------------------------------------------------
營長:徐*晰、副營長:趙%%、營部連:OOO、一連長:蕭OO、二連:林X木、三連:寶哥
除了我們連,其他的也記不太起來了。
三連連長那時待退,搞得天翻地覆,砲王派作戰官去三連,我常在美發被他請喝一杯,他說退伍後要去專賣金酒。


[ 本文章最後由 販夫 於 2016-10-08 15:05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60砲長 金錢 +2 2018-09-11 14:29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讚!讚!讚! 2016-10-12 14:28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4 精品文章! 2016-10-10 18:09

  • 明日記憶 金錢 +5 讚!讚!讚! 2016-10-08 19:40

  • 小P 金錢 +6 美好的回憶 2016-10-07 13:44

  • uk3196du 金錢 +20 原創內容! 2016-10-07 08:53

  • 車輛管制老烏龜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16-10-05 20:35

  • 三木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6-10-05 10:27

  • jacky_chiou 金錢 +10 讚!讚!讚! 2016-10-05 00:51

  • SkyBlue 金錢 +5 已經想不起來砲連各連長的名字了...連趙營長前那個也忘了... 2016-10-04 16:16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離台之前,
國慶日,祝福我的國家!

我替您去對岸叫訓那批看不起你的人!

說真的
看台灣這幾年的停滯,其實說不擔心是騙人的
但我們即使停滯,還是有充份的安全感和存在感
對岸,多了那麼一點不確定性
或是說多了那麼一點確定性
也許台灣內部對立的太嚴重了
連對對岸的態度都立場迥異
這真是另種台灣奇蹟
我看對岸對台灣倒是很一致
管你有沒有共識,老子有共識就好了

談到共識!
煩死了,兩岸可不可以把國慶日先統一下下
就折衷訂10/5日,免得像我這種走兩岸的
精神快錯亂!

加油吧! 親愛的台灣同胞們!

我要去打共匪拿獎金了!

[ 本文章最後由 販夫 於 2016-10-09 23:3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讚!讚!讚!阿您滴連載咧?期待喔! 2016-10-12 14:27

  • ali692752 金錢 +6 讚!讚!讚!終於退伍了、最大啦! 2016-10-12 11:18

  • 明日記憶 金錢 +5 讚!讚!讚! 2016-10-11 17:14

  • SkyBlue 金錢 +6 讚!讚!讚! 2016-10-10 22:35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4 讚!讚!讚! 2016-10-10 18:07

  • 三木 金錢 +2 2016-10-10 17:48

  • woancl 金錢 +12 讚!讚!讚! 2016-10-10 13:03

  • 3328工兵官 金錢 +2 讚!讚!讚! 2016-10-10 07:58

  • 真大吉祥 金錢 +2 讚!讚!讚! 2016-10-10 06:31

  • Alona 金錢 +2 原創內容! 2016-10-10 05:37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營長:徐*晰、副營長:趙%%、營部連:OOO、一連長:蕭OO、二連:林X木、三連:寶哥
除了我們連,其他的也記不太起來了。

徐營長....真的想不起他的名字,只知道學長們恨他恨的要命,連帶的BABY也差點死於非命!
連待命班集合的速度都比不上徐營長出現時大家疏散的速度,這樣的速度勘比防砲據點了吧?
趙副營長應該就是我當時的趙宗智營長,G1應該也就是後來我進HQ時的蕭金寶連長,貴連林連
長好像我去的時候還在的樣子,因為當時的作業好像有打到這人的名字,只是時空遙遠...記不
大得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能坐的時候就不要站著,能躺的時候就不要坐著。
把握每一個幸福的機會。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販夫 於 2016-10-09 23:30 發表
離台之前,
國慶日,祝福我的國家!

我替您去對岸叫訓那批看不起你的人!

說真的
看台灣這幾年的停滯,其實說不擔心是騙人的
但我們即使停滯,還是有充份的安全感和存在感
對岸,多了那麼一點不確定性
或是 ...
久未回報戰果,這位身懷絕技,每次砲轟減重5公克,活水永不乾涸的穿插先鋒,是否已經暈倒在雙乳山鞍部黑森林野溪中?

引用 TOP

哈哈 要走前還搞了連長一下
不過有欠假去申訴似乎是可以換錢的....
但20幾年前不知有沒這規定就是
基本上要退前都會想辦法讓你把假清光
無論是用扣假或是其他各種方式 省的有人退伍去打1985

我在金門時沒有假單這東東 要出去洽公和科長說一聲就行
平常就在辦公室上班 週日可以不用進辦公室 但其實還是會進辦公室開電腦打電動
基本上周日大多在寢室睡覺 因為週一到週五常會去山外洽公 週日山外人多反而不想出去

當時我的退伍生效日是3/16 0:00
金快是3/13晚上8點從料羅港出發
3/13從一早開始旅部的離營 中午到了料羅港 在那呆到了晚上船才開
3/14早上6點到了高雄港 搭了統聯晃回台北(當時還沒高鐵 有也坐不起 在金門要走前去弄了張公差票 省了500) 到台北時中午12點
話說我們退伍令在金門要走時就拿了 我的退伍令還是我自己寫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販夫 金錢 +5 那時根本沒想那麼多,只想退伍就好。 2018-10-02 22:45

  • 671G2FO 金錢 +3 讚!讚!讚! 2018-09-16 22:51

  • SkyBlue 金錢 +5 當時的積假未休的確後還都是用補錢的方式... 2018-09-12 00:06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6 讚!讚!讚! 2018-09-11 08:58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不錯囉!以前積假被凹就認栽,哪有可能換錢?現在可以申請國賠嗎? 2018-09-10 22:55

  • kuenjchen 金錢 +3 讚!讚!讚! 2018-09-10 22:07

  • a0921194 金錢 +6 2018-09-10 17:57

  • 60砲長 金錢 +2 2018-09-10 14:13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9-10 11:10

引用 TOP

習帝新登基不久,舉國正在一片歡騰之中,不意半路殺出西戎國特朗普大帝,聯倭寇金人紅毛等欲抗天朝....,可憐吾等蕞爾小國商賈人士,不得不改換良民證,以求苟任於亂世。憶昔日風花雪月之不堪,獨愴然而淚下。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23.140.33.x 於 2018-09-07 17:40 發表


久未回報戰果,這位身懷絕技,每次砲轟減重5公克,活水永不乾涸的穿插先鋒,是否已經暈倒在雙乳山鞍部黑森林野溪中?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呼百諾,快動猛打!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