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四五年級的童年

阿公(爺爺)家離鐵道不遠 對小孩來說 能玩耍的地方 都不嫌遠
某年暑假到 阿公家住 有天堂哥說要去探險(好像要去抓魚) 堂哥用柴刀削了幾枝個頭高的竹子
人手一枝後 冒險隊就順著田埂路(走馬路會被庄頭宗親發)出發了
走著 走著前頭是鐵軌 往鐵軌兩邊看 沒看到火車 但小時候總覺得火車很快 大家不敢貿然穿越

那時有看過卡通影片 西部牛仔片(忘記片名)  用耳朵貼著鐵軌 可以判斷有沒有火車駛來
這時我自告奮勇 我來判斷有沒有火車會過來 我用我那 嬌嫩 的耳朵 貼上鐵軌

尼媽媽 吼 好燙  大熱天的鐵軌 在太陽的曝曬下 真的很燙....
大家在一旁笑翻了... 我小後還幹過不少蠢事 現在打字都覺得好笑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2 精品文章! 2019-01-08 22:32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5 不蠢就不素男生啦啦啦~ 2019-01-07 11:32

  • 三木 金錢 +2 2019-01-06 06:48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9-01-06 02:39

  • waterdondon 金錢 +2 我們都一大清晨上學時趴著聽,列車過完前起來才不會被導護老師走出校門發現。 2019-01-05 21:56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9-01-05 21:27

  • Alona 金錢 +3 精品文章!沒有 塊塊了... 2019-01-05 17:58

引用 TOP

五年級生的童年記趣【雨夜花】

小四那年暑假過後來了個秋颱,狂風暴雨足足搞了快兩天才停歇,我尚未得出大太陽已迫不及待去伯母家查看番石榴樹,想看看是否落果太多可惜了。果然,不僅熟的幾全掉落地,連一些我最愛吃的脆綠番石榴也掉了七、八成。

正好看見堂哥阿邦正忙忽著,招手叫我進去他家屋後種楊桃和檸檬的果園籬笆內,這平常外頭都用比人高的鐵絲網圍著不讓人進的,怎今天這麼大方?難不成要送我一些被風吹落的回家吃嗎?好奇跟他進去後,乖乖我的媽呀!原來他布袋裝的不是落果,而是一隻隻凍死或吹落地上快死的麻雀!還不止於此,他驚呼大豐收之下把四、五隻斑鳩也一併放入袋中,我看了簡直嚇了一跳,原來一大袋子裡裝了不下百隻的麻雀耶!

望著滿地的落葉和一顆顆落果,其中還有我奢望的鮮綠青棗呢!突然興起歌曲『雨夜花』的歌詞:雨夜花 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的感嘆。而四合院屋後陰暗轉角的巴蕉遭逢雨打,清新花蕊此時鮮艷欲滴,如同出水芙蓉的美人般,再轉頭看堂哥的舉動簡直是只能用煞風景來形容!

這還沒完呢!他撿完說今晚有豐盛大餐可吃,還一臉好奇問我:「等一下我烘『鳥仔巴』完,你要不要帶一些回家加菜啊?但是,這斑鳩可不能給你啊!我近視還得靠牠燉中藥湯『顧目瞅』哩!」唉!真是服了他,謝絕他的好意卸下原本的好心情回家,之前讀過故事書『秋瑾傳』,此時倒興起『秋風秋雨愁煞人』的惆悵。

其實阿邦的『出頭』很多,有回週日看他忙著在田中間兩側架兩根很長的竹子(他家旁種的),然後不知從哪裡弄來的一大張細魚網,接著就把它立好,很好奇他要做什麼?他卻拉我到遠一點去躲。不久,一大群麻雀倏地飛下田去吃稻米,阿邦緩緩從口袋中拿出火柴盒,露出笑容走到田邊早已插好的沖天炮的幾根竹子前,點了放旁邊的線香,然後一一點燃它們,只聽『咻、咻…碰…碰…』聲不絕於耳,但見稻田裡的麻雀驚慌四竄亂飛,有二、三十隻立馬落網。

這樣就完了該收網了嗎?還沒!他先停個廿來分鐘,然後蹲低姿勢往另一頭悄悄走去,接下來重施故技又放了另一頭的沖天炮,麻雀群似是學乖似的往前一次反方向逃,唉!中計了。這次收穫頗豐還有斑鳩和其他較大的鳥兒,阿邦滿心歡喜便去拆了竹竿子,然後一隻隻鳥兒裝進麻布袋中,中途還是被一、兩隻給逃了,原來只是稍微纏住翅膀,阿邦掀開網子時一時大意讓牠給趁機逃了。

一般只見人家在稻田中用稻草人來嚇阻麻雀偷吃稻作,頂多是在田邊放幾根沖天炮嚇阻牠們而已,像他這樣既抓又嚇的倒頭一回見過,不僅讓那些麻雀在忌憚之餘甚少飛下來啄食,還祭了他五臟廟一回,這傢伙本事還真不少耶!

國小畢旅到墾丁國家公園玩,回程遊覽車停楓港休息時,有同學一下車便往路邊攤跑,還說有便宜的烤雞吃,有人買了回來,我一瞧很小隻和家裡養過未『登大人』的雞簡直無法相比,老師說那是烤伯勞鳥的『烘鳥仔巴』,我一聽胃口全失急忙把正往嘴裡送的『鳥仔巴』還給同學,叫我吃?我可吃不下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lwj5905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1-10 02:51

  • SkyBlue 金錢 +10 原創內容! 2019-01-10 00:37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2 精品文章! 2019-01-08 22:33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01-07 22:28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哇,憂民之憂,憫鳥之憫! 2019-01-07 11:31

  • 三木 金錢 +4 2019-01-07 08:04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01-07 00:40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19-01-06 21:03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讀國小中年級開始有藉玩具〝賭博〞,像紙牌、玻璃珠、橡皮筋,沒有的人就得用錢買,輸玩了欠著繼續玩,明天以後再說。

結果是需要錢的人就動腦筋把家裡的骨董〈歹銅壞錫〉偷偷賣給收破爛的,賣這種銅製的價錢高,小朋友如果一下子很闊綽就表示家中又少一批 寶貝。而家中沒有可賣的也會另尋玩法:玩〝錫蘭果籽〞〈橄欖籽〉,把果核兩頭尖尖的磨掉,就變成彈珠,玩法跟玻璃珠類似。

【錫蘭果籽】是閩南話對橄欖籽得稱呼,現在已經都沒聽人這麼說了,現在一般都說《鹹橄仔籽》。
橄欖肉或者種核磨水可以治療 魚刺鯁喉,種子敲破裡頭種仁可食可促進消化,味道很特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喝 香灰水、符仔水

廟宇的香灰有個名稱〝爐丹〞,信眾要索取必須經過燒香〝博杯〞,經過繁複的單向對答求得三次〝聖杯〞才能取用。
我老家長輩好幾個女眾受戒,有兩個出家為尼,阿嬤、嬸婆在家修行,小時候常強迫我喝香灰水,說甚麼驚嚇、著煞、頭燒耳熱就是喝〝爐丹〞。倒使我在四歲時就排除這種宗教,拜過的食物不吃,我母親暗地裡允准我先吃沒拜過的,我當時的理由;拜過的沒味道,不吃就是不吃。

爐丹在六十年代還很盛行,尤其是北港媽祖廟,每年農曆四月之前各地香客雲集,爐丹供不應求。
爐丹就是香灰,能吃嗎?以現代製作〝香條〞原料來看,化學成分很多是不可以吃的,不像以前用純粹的木材少有其他雜質。若是拿來當〝香火包〞帶在身上還算無礙。

還有〝符仔水〞,一張金紙上頭塗寫符令燒在碗內沖開水喝,喝三口剩下的沾上手在前胸後背各捋三下,算完成儀式。最常用的是〝化骨符〞,這是要給紅包的。其實魚刺鯁住 用甘草橄欖就能解決,寫在本草綱目內,為了錢就甚麼都是〝秘方〞掩蓋私藏,那種時代民智真是落後未開化。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6 原創內容! 2019-01-21 23:12

  • SkyBlue 金錢 +5 讚!讚!讚! 2019-01-10 00:36

  • 三木 金錢 +2 2019-01-09 07:50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9-01-09 00:12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9-01-08 21:22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9-01-08 19:33

  • waterdondon 金錢 +3 小時候老媽拿隔壁爐丹要給三姐弟喝,只喝過一次,老爸知道後不准喝了。 2019-01-08 19:13

  • 蔡店連 金錢 +8 我很贊同! 2019-01-08 19:04

  • 269砲指部 金錢 +3 我很贊同! 2019-01-08 18:54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01-08 18:42 發表
喝 香灰水、符仔水

廟宇的香灰有個名稱〝爐丹〞,信眾要索取必須經過燒香〝博杯〞,經過繁複的單向對答求得三次〝聖杯〞才能取用。
我老家長輩好幾個女眾受戒,有兩個出家為尼,阿嬤、嬸婆在家修行,小時候常強迫 ...
我阿公(爺爺) 雖然受日本教育 但他也熟讀漢書 易經 紫薇 及一些命理玄數等古書 所以小時候的確喝過化骨符水
或知道我們這些孫輩 受到驚嚇  點一柱清香 然後向天空參拜拿著香在我身上比畫來做收驚 收魂

另外看過他拿  墨斗(木工 或泥作工人用來彈線標註的一種工具 在之前港片的殭屍片裡 道士常拿出來除妖的一種法器
)  他會擇吉日拿出來曝曬太陽  他說 這東西可驅魔

[ 本文章最後由 269砲指部 於 2019-01-08 19:2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6 讚!讚!讚! 2019-01-21 23:12

  • SkyBlue 金錢 +5 讚!讚!讚! 2019-01-10 00:36

  • 三木 金錢 +2 2019-01-09 07:5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9-01-08 21:23

  • waterdondon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1-08 20:45

  • 蔡店連 金錢 +5 讚!讚!讚! 2019-01-08 20:34

  • 裝騎士 金錢 +3 我很贊同! 2019-01-08 20:00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19-01-08 19:37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9-01-08 19:34

引用 TOP

五年級生的童年記趣【撿蝸牛打工記】

升小四那年暑假,老姐也升小六準備上國一了,附近就那麼一所私中可就近去讀,還好清寒優秀可減免一些學雜費,但老姐成績不是頂優,為幫爸媽減輕負擔,有日她便悄悄找我商量,原來她心急之餘有同學告訴她有一住戶專收蝸牛,而且是平日裡常見那種又大又黑外頭褐色的才行,聽說一斤三塊至五塊,只要一個早上撿個三、四十斤也有快兩百塊的零用錢可賺。

這聽來似乎是不錯的主意,但老姐卻不是因怕蝸牛才找我一同去的,而是這撿蝸牛得一大早四點多未天亮起床去撿,等太陽出來牠們都不知躲哪兒去了,她又怕的是一個女孩子家這樣太危險才找我壯膽兼保護她,即使手拿竹竿也能防止壞人一時行動,就可以爭取到一些逃跑的時間,到時再邊逃邊向附近住戶喊救命求援即可化險為夷。我是很贊同她的想法啦!但又不叫老弟一同去,這我可不以為然,好歹三姐弟人多勢眾又分持竹棍可輕鬆禦敵;老弟雖小我一歲卻與我一般高(我在班上算矮的),她卻反駁說老弟光會死讀書卻笨手笨腳,臨時遇狀況也不知如何機靈反應,萬一被壞人抓了怎麼向老媽交代?

唉!老媽一向最疼又乖又聽話的老弟,如被我拉出去犯險萬一被壞人抓去,我和老姐就算沒被她打死豈不再讓她怨一輩子?心想這樣就算了,如她說的便是。第二天一早四點初,老姐悄悄搖醒我,原來她深怕睡過頭頻頻瞧著手錶而一夜難眠,加上天生神經質被窗旁雞籠的動靜吵醒,所以天還沒亮便就趕緊把我挖起來,我揉著惺忪雙眼問:「現在才四點初,會不會太早了?」她噓了一聲怕吵醒後面竹籠仔厝的爸媽,拉我簡單漱了口並喝了些茶,罩了一件單薄外衣後便往外走,兩人躡手躡腳把門輕輕帶上,她自門邊拿起水桶和兩支棍子急步往家裡的田地出發。

這時她才說出心中一番考慮,原來老媽固定五點多起來煮早餐,六點初便叫我們起床,得在她起床前把撿蝸牛的活暗中完成,然後得趕緊若無其事般回來裝睡。原來如此!兩人便先從自家田邊及小水圳找起,拾獲數量自然少得可憐,後來再去種番薯的舊豬舍旁找,雖略有所獲但不及桶中三分之一,接下來便往堂哥家後方果園竹籬旁尋寶,果然讓我們大喜過望,還沒到預定時間便斬獲頗豐,兩人看裝了足足快一個鐵桶的量,掂掂這重量應也不少錢了,於是收工(?)…,還沒啦!還得提著它走到一公里外的一處民宅去賣,路上就由兩人輪流提著,後來乾脆一起提較輕鬆。這戶小四合院中不僅養著條凶狗,聽說前庭的一座水泥池裝的是蝸牛,另一座較大的則是主人養的兩條鱷魚,平常可沒壞人敢打這家子的主意啊!此刻也只能待院子外,就等那條上了鍊的狗狂叫報信給主人吧!

一大早把人家挖起來也是逼不得已,主人家知道兩個小孩是怕家中父母知情才這樣打工後,倒是稱讚之餘還把價錢多給了些,在姐弟倆離開之前還交代下次得注意安全,他哪知我們去的是自己的地頭,棍子多半是怕樹叢間有蛇之類的,但這路線和地點又不能當外人面前說破,道謝後和老姐趕緊加快步伐回家,依計自是上床裝睡假打呼的,來瞞剛起床來查看三人是否踢被卻一臉狀況外的老媽。哈哈!她走去煮早餐後,我倒差點笑出來,還被老姐怒目加擰了一下手背。

連續三天都這麼早起是挺累的,而且是在更深霧重的天氣下出來撿這蝸牛,我自是哈欠連連,沒想到…後頭竟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往後一瞧並警戒著,等人靠近自霧中走出現形時,兩人才發現來人竟是老弟!這怎麼會?連忙問怎麼跟來了?他卻幽幽地怨說前兩天便發現老哥和老姐都摸黑起床,原以為只在庭院幫忙做事,後來今早起床才發現兩人都離家了,他一人實在不敢獨自在漆黑的房裡睡覺,躲棉被一陣子就是睡不著,上完廁所見兩人往後面田裡走,心中一番天人交戰後決定跟在後頭瞧究竟。這下老姐也不能再怨我不小心吵醒老弟了,因為起床前還小心翼翼確定他是否熟睡哩!誰知…他也是裝睡。

這下多了個人也壯膽不少,不過三姐弟同時『失蹤』萬一被老媽知道,這下不知有多擔心及著急?老弟跟完全程後,還說隔日也是要跟,連老姐也說不動,而且若不讓他跟,必把兩人事跡報予老媽知情,老姐只好應允了。又撿了兩日蝸牛也差不多把附近的都撿完了,這量一日日的的愈來愈少,老弟說牠們好似都知情『早起的鳥有蟲吃』的道理,像是在跟我們躲迷藏似的一大早全都不見了,不然也不會在某日快中午去捉金龜子時,就在竹籬樹旁看見好幾隻,還滿大隻的耶!

事情總算有『ㄅㄧㄚ康』的一天,老媽某日不知為何特別早起,突然提前查看三姐弟是否半夜踢被子,這才發現三人竟然同時失蹤不在床上,往前庭院子也找不著人,看這門窗好好的絕不像被壞人進來帶走,思來想去只有大的帶小的出去,老早拿了竹子在屋前等著呢!她甩甩手上竹子:「說!兩個兄姐拐帶最小的去那裡流浪?對爸媽有何不滿?」剛要往老姐身上抽去時,我趕緊把撿蝸牛賺錢的實情說出,她仍一臉不信,老弟便囁嚅證實我的說法,老媽這時臉色才不再鐵青,仍一副責怪:「既然如此,何必拖你弟下水呢?」趕緊把老弟被吵醒並不敢一人單獨待房間,還悄悄跟了出來的事也說了。

原以為老媽就此放過,沒想到突然往老姐身上一個狠抽:「又是妳這個死查某囡仔在作怪,說!到底賺那錢要做什麼?羨慕人家有錢人有洋裝穿要去買嗎?還帶兩個弟弟去冒險!」老姐被這一狠抽嚇到又痛又揉,我看她寧願忍痛及被老媽誤會,也要隱瞞實情不敢說出是為怕家裡籌不出那上私中的註冊費才做的,我見老媽等不到回答又要抽第二下,再也顧不得與她的承諾全盤都招了。

這時老媽愣住了,老姐去把藏在房間的錢全部拿出來,數來也兩千塊左右,加上她讀的是升學班,在校若是清寒優秀還有減免,就算這錢不足也不用太擔心第一學期的學費。這時老爸自後面竹籠仔厝走出來,把老媽手上的竹子拿走,說三姐弟都很懂事,而且一同出去表示知道團結力量大的道理,由這件事看得出姐弟情深同一條心,長大後也不怕被外人欺侮,老媽才一副恍如卸下心頭重擔的神情,叫三人趕緊盥洗進去吃早餐。

其實,老媽當時不知該怎麼辦,她原以為老姐學壞了重物質享受,偷偷賺錢肯定是為自己玩樂才拉兩個弟弟下水,這下誤會自己乖巧貼心的小孩卻不知如何收場,還好老爸給了她台階下才化解這尷尬,不然連她最疼的老弟都用不解又畏懼的眼神看著她呢!但…自從這事『ㄅㄧㄚ康』後,三人被下禁足令不准一大早外出,老爸也不贊成三個小孩一大早還半摸黑去做這事。老姐後來說這蝸牛的價錢因她同學也在撿,這市場量大制價便落價不少,何況住家附近田裡的幾乎被我們拾光了,走出家族的地頭也要人家同意你撿才行,家家戶戶幾乎都養狗的情況下也混不進去啊!這事便自此打住,我和老弟自此也能睡上一番好覺,不然,他在事跡敗露前還在大白天被老媽發現邊看故事書邊打瞌睡呢!

但…老姐會就此罷手嗎?唉!還有後續…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1-10 01:1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五年級生的童年記趣【派出所瞭望台的傳說】

小四的初冬,頭頂上的冬陽在寒風吹襲中仍有些耀眼炙熱,那日一早領著五叔公前往一位新轉來的同學家,聽聞他們原是附近掌中戲團的第二代接班人,叔公是廟裡的什麼委員,早年和他家有些認識便去談廟裡『熱鬧』要換布袋戲團的事宜,還說原先那位團主說滿檔非得要漲價,不漲就不演的蠻橫態度一點也不留情面,廟裡委員早年看同鄉便關照他們多年,此刻人家水漲船高卻反落得看人臉色均表不滿,決議換一團來試試,而且憑忚當初嗆明要讓表演鬧空城的自視甚高說法很不以為然,廟方還擺明要聯合附近庒頭讓他在這地頭混不下去。(後來真的只能跑別區域或跨縣市,往返舟車勞頓幾年後也搬走了。)

走到加油站預定的三角畸零地,便離新同學家很近了,用手稍擋了一下近中午刺眼的陽光,我好奇朝前頭派出所望去:「咦?派出所前面的大王椰子樹中怎麼有一座瞭望台?四周牆面怎麼不是用磚頭砌成的堡壘?用鐵籠子要怎樣防止人的敵人的攻擊啊?」叔公叫我不要往上頭看,還說那個東西『不吉利』!

這更加令我好奇直往上頭細細打量,笑問:「難道是當年用來關猴子的嗎?免得牠們來偷椰子吃?不對哇!沒聽同學說過附近曾有人養過猴子啊!而且要養還得爬那麼高(僅用ㄇ字形鐵條嵌入水泥柱中當梯子),很麻煩耶!」叔公噓了一聲說:「什麼關猴子?(笑)也對…那是以前日本人在關『台灣猴』的地方啦!」

這又讓我更好奇了,叔公接著說:「囝啊人有耳嘸嘴,聽聽就好別說出去,這是以前日本人抓到不聽話的台灣人,為了懲戒他們便帶到上面關起來個幾天,也用來警惕其他的人用的。」哇!簡直太令人不可思議了,我接著問:「那、吃飯怎麼辦?上廁所怎麼辦?那麼狹窄的空間不就只能蹲一個人?」

叔公一臉心有餘悸說出更駭人聽聞的事來:「日本警察哪管你那麼多,要喝水定期給一次,有時一天只給一個饅頭吃,吃得不夠怎麼上大號?萬不得已才上去把人帶下來個一次。要小便也隨他從上面直接尿出來,還說就是要讓他們在村裡丟盡顏面才行,我還看過一次關過三個人的,擠到沒法動一個個病懨懨的哩!」原來這就是日本警察對待台灣人的方式。等叔公辦完事還交代我此事不可說是來自他的口中,看來他至今仍頗忌憚當年日本警察的餘威。

過一陣子課本教到日據時代的一些皇民化措施,老師提到了祖先牌位得藏起來的事,我便將派出所的事提了出來求證,沒想到老師一臉正經點頭說確有此事,還說了另一件令人咋舌的恐怖事件:當年有位村長被一位日軍大佐暗示過年要在他家吃一頓,為巴結及不得罪這位日本軍官,家境如同古時員外的村長便吩咐全家動員準備招待這位貴客。當日時間未到大伙兒上下忙得不可開交,村長的兒子見桌上擺了一隻雞,心想自己平日便是家中寵兒,想吃什麼父母都極盡所能滿足要求,想來此刻隨手拗走了一隻愛吃的雞腿便走了。

當晚村長熱情招呼大佐坐在宴客桌主位,還說了一句:「粗茶淡飯,不成敬意。」的客套話,當他正準備接受大佐滿意笑容稱讚時,哪知大佐面對眼前豐盛菜餚卻勃然大怒,『巴格野鹿』衝口飇出:「是誰那麼大膽?竟敢偷吃『我的』雞腿?」惹得客人如此不開心,村長把全家上下叫來問沒人承認,此時他兒子手上拿著吃剩的雞腿走了進來,村長馬上緩頰說:「是我家犬子不禮貌先拿了,大佐,都怪我平日太寵他了,沒關係!還有一隻雞腿和那麼多雞肉嘛!」

沒想到大佐聽完立馬抽出腰間武士刀,村長原以為只是嚇唬一下,大佐怒喝一聲瞬間將他兒子一刀砍死,村長愣住後抱住兒子大罵:「來者是客,我已準備這麼豐盛來招待你,為了一個小孩子吃一隻雞腿,再生氣…你有必要殺他嗎?而且這是我家,哪有客人為了區區一隻雞腿翻臉的?我要跟你拚命!」說完衝過去朝大佐扭打,說到此處讓同學們張口詫異問,村長到底有沒有為他兒子報仇?老師頓了一下語重心長回:「當然是不可能的事,那位大佐又罵了髒話直說那隻雞是為他準備的,所以整隻都是他的,還強調『雞腿…一隻也不能少,不然就是對皇軍的大不敬。』人家帶了好幾位軍人來,沒多久便把村長家全部殺光,聽說是躲在屋子外看熱鬧的人親眼目睹,從大人到小孩及長工無一倖免,他還沒看完便拔腿逃命,一家子為一隻雞腿被日本人滅門,隔日傳開無人敢靠近聞問免招禍殃。

有同學好奇問那個小孩多大了?老師回:「嗯…聽說不到十歲吧!」嚇得我們直吞口水,好險沒生錯時代,太早出生好像不是件好事,生在有錢人家也未必是福呢!老師還說日據時代若偷東西被日本警察抓到,都是先剁手的,有位同學不以為然說:「那…不會跑給他追就好,誰偷東西還乖乖讓他抓去剁手啊?」老師笑笑回:「跑?逃跑馬上開槍,你要剁手還是要被人拿槍射殺?逃得過子彈的速度嗎?」同學聽完嚇一跳:「哇哩咧!好險沒生在那年代。」老師倒說了:「最好是不要偷東西或做壞事。」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1-15 17:0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五年級生的童年記趣【寵豬夯灶】

小四下學期某個週六午後,照慣例先睡個午覺,心中自是打算睡個飽等自然醒後,再看看有沒有同學來相邀去哪裡玩或新的探險,要不自己蹦蹦跳跳到處去蹓躂也好。

正當睡一半美夢香甜之時,猛然聞到一陣怪味兒,矇矓間身子好似滾到床邊瞧了一下究竟,往前門一瞅…沒東西哇!不對!趁著腦海的美夢記憶猶新之際翻過身繼續把它做完。還是不對,這味道好比平日有載豬的車經過,而且飄散的屎味愈來愈臭還愈來愈近、我低聲罵了一句:「真倒楣!肯定遇上沿路灑豬屎豬尿比平時還臭的運豬車,這下家裡附近的空氣得好幾日方能消臭了。」實在不想放棄適才的夢境,嘟嚷完轉身用毯子掩著鼻子不甘願的繼續睡。

咦?怎麼這味兒愈來愈重,還好似就在我家門前而已?抬頭看剛才不為所動沈睡中的老弟,啥時不見彈的?喲!還出現在後面爸媽住的竹籠仔厝外面隔著窗掩鼻瞧我!接著用手往前門指:「哥,你看前門,快跑!」回頭再看那個用約兩尺高的木柵欄稍微擋住的前門,竟出現一隻半大不小的母豬此刻與我相對望。哇靠!這是什麼情景?我剛回頭對老弟說:「我才不怕牠呢!有木柵擋著牠才進不來呢!」剛說完,那隻豬竟開始用鼻子去頂那個木柵欄,而且頂了兩三下立馬將靠在上頭的柵欄弄倒在地。

這還不打緊,人豬兩相對望一响後,牠倒先發制人踏了進來,用那豬鼻對屋子內的客廳兼飯廳上下一陣猛嗅,眼看就把飯桌給頂翻了,竟大剌剌朝菜櫥和碗櫃去。我心想,這下只剩我一人在屋內,一向愛乾淨的老媽回來瞧見家裡被弄得這般髒臭,而我卻呆在床上毫無作為,這可還不捱她一頓罵?於是趕在牠朝櫥櫃下手之際用力大喊了幾聲『呿!給我滾出去…!』,沒想到這招竟然奏效,牠愣住幾秒望了過來,我起身穿上萬年牌拖鞋又是往地板猛踹幾腳出聲威嚇,牠倒識趣搖搖屁股走人(喔…走豬…怪怪滴)。

送走這『瘟神』後不久,老姐倒突然現身門前:「蛤!竟然弄得這麼髒臭!老媽回來鐵定要好好罵你囉!」什麼?我倒一副不在乎回:「聽妳這句話有蹊蹺,好似妳老早就瞧見這豬往咱家過來似的,妳和老弟一個明知牠動向卻不回來防止豬進屋,一個老早跑掉躲後面屋子外看熱鬧,獨留我一人孤身面對處理,要不是我及時趕牠走,這倒的不只是餐桌,這菜櫥和碗櫃老早遭殃不知成啥樣子了,有功之人還被罵,躲起來的那兩個人不是更該被打一番?」老姐和老弟二人被我這番話說得面面相覷無法回應。

老媽不久也聞聲趕回來查看災情,正問完事發當時是誰在看家時,原本就準備開罵,哪知我先聲奪人把事情經過像連珠砲說完,並兩手往胸前一插回說:「哼!人家說沒功勞也有苦勞,早知我就學他們倆一樣,喔…是學老弟一樣往後面竹籠仔厝的後門或後窗逃出去,眼不見為淨嘛!省得留在現場維護這個家,事後還得捱您罵!唉!沒辦法…我就是笨!遺傳您的啦。」老媽倒聽出這弦外之音,反問老姐和老弟事發當時的行蹤,果真如我所言一個在遠處看不敢靠近,一個起身逃往後頭瞧熱鬧,她一面收拾清理一面幽幽說:「好啦!知道你辛苦,我也罵過他們了,別再得理不饒人說些你擅長的指桑罵槐的話。」誰叫她不問青紅皂白光會怪我。

聽老媽說那條豬是嬸嬸家的,好像是餵食時匆匆去接了電話,忙亂之際沒將閘門關好,趁此將門頂了開來逃出去,還跑去她家廚房的灶頭一陣搗亂,看來是正準備煮豬食聞香而去,哪知她剛趕出來便溜了,嬸嬸心想不會跑太遠才安心收拾『灶卡』,沒想到沒乖乖回豬舍,倒一路往我家旁防火巷走來,還闖進屋引來一陣騷動,她一直說不好意思給我家帶來麻煩,還笑說這就是古人說『寵豬夯灶』的實例。

老媽因為大家都是親戚兼老厝邊了也不好說些什麼,僅笑笑回說沒關係。喲!禍首不敢說她什麼,自家兒子忠心護家倒差點沒捱一頓臭罵加罰跪,這是怎樣的標準?嬸嬸指著那頭闖禍的母豬給我瞧之前,我早已認出是正往我們這兒瞧並點頭做回應那隻,看樣子牠是在對我說:「我第一次出外探險,驚擾到您了,抱歉!還差點害您受罰。」瞧牠一臉無辜樣,看來對牠來說也是一場歷險哪!而且回豬舍後少說也捱了嬸嬸幾下竹棍,我就朝牠揚了揚頭表示:「算了!」人豬兩相望第二回…心照不宣,反正小時候與動物挺有緣的,雖不會用鳥語或狗話之類溝通,這眼神互相傳遞善意倒不是難事,而且嬸嬸那幾下還是在我出聲阻止下才沒繼續出手的,這豬倒知情是我替牠求情似的直往我瞧來,眼睛倒像泛著些淚光,連嬸嬸都驚奇笑說:「這豬被我抽幾下,不但叫了幾聲還會流淚哪!會不會是捱打後知道錯了在哭啊?這可稀奇了。」哈哈!誰知呢?這事只有豬自己心裡才明白,不是嗎?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1-16 10:4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五年級生的童年記趣【菜瓜棚頂風光】

母豬無端闖入屋內過一陣子,有回老弟見我假日又去菜園竹籬下埋伏捉蜻蜓,竟然跑來搗亂嚇走上面的蜻蜓,我原本火了想罵他一頓,哪知他幽幽地說:「哥,我心情不好。」聽完這句讓平日甚為維護他的大哥情懷上身,轉而用溫和口吻問:「怎麼了?難道有同學欺負你,儘管說出來不用怕,我有全班最高大魁梧的同學罩我當貼身保鑣,若是高年級的話,我也有認識的朋友在六年級,找人去喬一下就好,管他是誰,鐵定不敢再來找你麻煩。」原來心中有事才來鬧我引起注意。

老弟嘆了口氣一臉憂愁說:「算了!都不是啦!我只是有些心煩要找你陪我聊聊天、談談心罷了。」好吧!就隨他到處晃,走到嬸嬸家另一處豬寮前停了下來,這裡因離她家較遠怕顧不到豬隻,改在裡頭養了些雞並在外頭種了些絲瓜,「蛤?要爬上去?太危險了吧?」眼見老弟伸手欲藉一旁的絲瓜藤往上攀爬,我深怕他連爬樹都不太俐落會掉下來趕緊阻止,而且把萬一摔下來恐被老媽一番責打的擔憂也一併說出來。

哪知老弟直說沒關係,還一副哀怨直朝我瞧來:「哥,我來之前已和嬸嬸打過招呼借她家雞舍屋頂用一下了,你不上來陪我聊心事,我可自己上去了哦!」看來不捨命陪君子都不行了,萬一放他獨自上屋頂沒陪一旁,就算沒有出事都會被老媽處罰,這般趕鴨子上架逼我定有重要的事,只好硬著頭皮跟他後頭才上去,就怕他爬得不好掉下來,寧可自己被壓頂著也不願讓他摔傷。

初上屋頂還是戰戰兢兢深怕他沒坐好滑了下去,一再確認他的屁股是否會利用褲子的摩擦力保持位置,他倒笑說自己沒那麼笨還說我杞人憂天了,誰叫他是老媽的心頭肉,再怎麼犯錯都是先打兩個大的,當哥和姐的沒保護小弟或沒盡責教好注意防範危險,少不了被老媽一陣棍子伺候。後來見沒啥可擔心後,兩人索性躺在屋頂上瞧著午後陽光聊起來,屋頂一旁的菜瓜藤蔓被風一吹,末端纖細的卷鬚倒微微顫動起來,都攀爬至此了,難道還會有高處不勝寒的感覺嗎?真令人忍俊不住笑將起來。

說起老媽為何獨獨寵著老弟一人呢?因為三個小孩出生時是最不讓她受災或受難的,老姐是早產被老爸誤會,我是難生(很難生出來)加上亂放警報常搞陣痛,一出生又被剛喜獲麟兒的老爸寵著,在照顧上就頗為麻煩又引來老媽怨嘆,而老弟自小乖巧少說話,什麼都好又好養還不像我常生病找醫生,老爸因此常怨老媽沒將我顧好常吵架,我就成了爹疼娘不愛顧她怨了,因此老媽偏和老爸唱反調專寵老弟,老姐最可憐了,常被嫌說是賠錢貨兩邊都不疼又不愛。

還不止因此讓老媽這般維護老弟,我自小機靈懂得看臉色及機智反應,交友也十分廣闊幾乎男女老少通吃,老弟則一副傻愣愣很好欺負的呆樣,他讀書雖比我強卻手腳反應很慢,常常因此吃虧上當。最讓老媽這般不捨的是那兩年老媽去海埔新生地種木麻黃,每回帶兄弟倆出門便丟在海邊的一處小港灣玩,直到我上小一時,老弟被她獨帶去便成了孤伶伶一人,小碼頭附近那戶人家年紀相仿的小孩,見他無趣不會搞新鮮玩意便不理他,此時更像自閉兒般獨自承受飢餓及孤單,

其實最讓老媽覺得愧疚的是後來某次事件,那年冬天還是小一的我,剛好寒假的某日下午,兩位隔村的同學來找我去學校兒童樂園玩,和老媽報備之後三人便興沖沖跑向馬路對面,沒想到同學發現老弟竟跟來了,我趕緊揮手叫他回去,誰知他說已跟老媽講好跟我們去學校,於是便要他趕緊過馬路,哪知他猶豫說不遠處有車過來,我同學笑說:「摩托車還那麼遠?速度又那麼慢,怕什麼?」老弟倒回:「老媽交代沒車才可以過馬路的。」我無奈只好叫他們先走由我來等。

沒想到另一位同學笑他磨磨嘰嘰不想陪他玩,當下拉我轉身之際,老弟一急倒突然要衝過來,我一慌趕緊出聲阻止,老弟正縮腳後退時,那位同學又出言恐嚇不讓他跟,就這樣讓老弟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馬衝過來,我見摩托車已漸漸逼近,出聲已然來不及阻止接下來的慘劇,『砰』的一聲巨響後,老弟瞬間被撞得彈飛掉落路旁。

我和同學見狀嚇到不知所措,那名出言相譏的人原本個性極其自私狂狷,此時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那位來相邀的同學平日很挺我,因要陪同我照看老弟,便恐嚇他若不到二十幾公尺遠的我家稟告我父母,他定回去告訴他老爸害同學弟弟被車撞這件事,他才心不甘情不願去報消息。

老爸和老媽趕來後,那名摩托車騎士也不敢逃走,老媽傷心欲絕抱著滿身是血的老弟,老爸記了那人姓名和住哪裡後急忙回家騎摩托車,夫婦倆載著老弟到鄰鎮外科診所找醫生幫忙,過好一陣子才載老弟回來。他似痛到渾身乏力兩眼微閉張不開來,極其痛苦的表情讓我很自責,都怪自己當下第一時間沒有明快地跑過去親自帶他過馬路。老媽早交代我們燒好洗澡水來等,將老弟慢慢放在大的鐵製浴盆中擦洗乾淨,看他身上一處處血跡好讓人心疼,全家除了老爸強忍悲痛外,幾乎全都哭了,其實老爸只是裝堅強,卻讓我發現別過頭去偷偷拭著淚水。

這個肇事者剛開始推說是小孩子衝出去朝他撞上,但我同學在旁做證他的速度明明不快可以發現並煞車,這下有三個目 擊者信誓旦旦指著他,想推責任也賴不了,老爸懂些法律便說要告他,肇事者只好表明說願意負責醫藥費,老爸才先放過他。沒想到隔日來看望時啥也沒帶還一副哀北叫母說很窮,老媽心一軟加上老弟好了些,只說句『免你假好心』便沒再出聲(後來改口對我說其實是心裡不想和他說話,女人腦子裡的邏輯真奇怪!不是應該明明白白解決事情嗎?這道理連當時還是小孩的我都懂。),老爸回來後人早已走了,之後那人竟沒再來過我家,這人都不知去哪裡了,老爸知情後再怎麼怨老媽也沒用(老媽回那句話擺明不用人家來負責任,光會賭氣鬥嘴還讓人誤會不用賠償。),三個小孩還得靠她好生照顧著呢!

和老弟在屋頂上談論著這些往事,原來他主動提起老是覺得自己被保護過度,致使長期來個性有些懦弱及猶豫不決,在班上常被一些同學取笑或捉弄,連女生都不愛搭理他,不像老哥有一位最高大魁梧又忠心的保鑣同學,另外還有兩三位隨時聽候我命令行事的手下令他好生羨慕,尤其是那位來邀我去玩又肯仗義直言的同學,不但家裡有錢人緣又好,底下還一大幫子同學很服他來帶頭,而老哥竟然靠著功課好及機靈收服了他,一開口呼朋引伴下男女都可號召,無形中儼然成了班上男生的王,他感嘆如能和老哥一樣不知該有多好。

原來是這麼回事讓他發愁,我便安慰他並叫他日後跟在後頭時得好好學著點,而且鼓勵他必須把想法試著表達完整才行,接著要他多從我的一些鬼主意學到『變竅』的撇步,有些東西是課本學不到的,光會死讀書是不行的,在班上光是成績好是不會讓頑皮的同學服氣的,你必須用你聰明的腦袋證明你比他們更鬼靈精怪才行,不讓他們覺得你深不可測他們是絕對不會怕你的。

望著天上白雲朵朵變幻莫測,也藉機給他上了一課,別老是一副與世無爭樣便以為別人不會來招惹你,他倒笑著說看開了、要休息一下,沒想到兩人竟在屋頂上真睡著了,不知過多久只聽嬸嬸在不遠處喊:「嚇死人了!還以為你兄弟倆在幹什麼?屋頂上這樣睡會著涼啦!快下來免得你媽擔心,下來時慢點才不會危險。」兄弟倆異口同聲笑回:「安啦!我們可是屬猴呢,這難不倒我們啦!」嬸嬸倒打趣笑說:「哇哉啦!我是怕你們急著跳下來把我的屋簷踩壞啦!」三人一陣哈哈大笑。

沒想到此時已近黃昏,望著天邊逐漸絢爛多彩的夕陽,老弟倒一副滿足般伸伸懶腰:「喔!沒想到頭回在屋頂上還能睡得這麼飽,哥,你覺得呢?」搖頭笑說別找我第二回,清新的空氣中猛吸下夾雜底下雞屎味,這滋味我可不想有第二回哇!唉!談過、睡足了,一覺醒來一切都雲淡風輕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小時候夏季只要下〝雷雨〞就記得第二天清早要去 刺竹叢下面遮陰處〝拔雞肉絲菇〞。

雞肉絲菇很甜又軟 好吃。拿它來做菜無論煮湯、炒菜都是上選。
這是白蟻的巢長出來的蕈類,屬於口蘑菇科,名字稱為﹝蟻巢傘﹞是真菌類。鄉下村落很普遍,下大雷雨後就會冒出來。我家由我負責去蒐集,回來洗洗切片加蔥薑蒜來點豬肉就很豐富了。燉土雞湯也很棒,雞都是自己養的,順手一抓就將牠超度升天。

雞肉絲菇 下方泥土裡一定有一個〝白蟻〞放棄的蟻巢〈挖開泥地五六十公分馬上能找到〉。我目前庭院也有。

[ 本文章最後由 Alona 於 2019-01-19 17:4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五年級生的童年記趣【王子復仇記】

俗話說『癩蛤蟆想吃天肉』,這鄉下人家的地面,雨水一過只要有水漥處幾可發現這成群蝌蚪的蹤影,但是過一陣子牠們變成小青蛙狀態時,還得瞧瞧腹部是白色或有很多斑點來分辨是青蛙還是蟾蜍。

其實蟾蜍都半在屋旁陰暗的小水漥產卵,有時角落的甕啊、小水缸和小花瓶啊積了些水,都可以看到牠們的幼仔,而蝌蚪狀態的腹部也是一堆黑又大的斑點,頭部也較為寬大扁圓,兩顆眼珠也沒有青蛙幼仔蝌蝌那般有神,看起來就是長大後變蟾蜍的呆滯樣,外觀上挺好辨認的啊!

蟾蜍俗稱『癩蛤蟆』自是因身上的疣讓人觀感不佳,不光是如此,聽大人說若激怒牠或誤踩到,那蟾蜍身上的疣便會『噴汁』出來朝人身上濺,還交代這汁液是有毒性的,遇見此等醜陋生物萬萬要離得遠一點方為上策。

隔壁中藥房的大伯父年事已高(六、七十歲),常仗著是老爸的大堂哥來欺壓我們,他大兒子(我的堂哥)倒宅心仁厚常替我解危或緩頰,父子倆還常因此事發生齟齬,兩人心性簡直一點也不像,不然大伯經常恃著長輩身份把路過的我們叫去修理一頓,連後面叔叔家的兩個堂姐和旭哥也避之唯恐不及,住附近家族的小孩幾乎都遭其毒手過,我就被他用長輩身份叫去乖乖站好,無端罵了一堆又被用力捏了好幾下臉頰,他那手指甲可是從來不剪還留得特長的,還說是專門用來對付我們這些『死小孩』的。

也從不說明白是啥事讓他看不順眼,莫名其妙被虐兩次後臉上都留下很深的指痕,我噘著嘴紅著眼眶找老爸談這事,他安慰我後叫我離大伯父遠一點,再不行的話跑給他追,我反問萬一被他向老媽告狀不尊重長輩來處罰怎麼辦?老爸年幼時也曾被他欺負過深知大伯很『孤鬥』,便說他一向相信我的話,會在老媽面前先交代好,之後我便教老弟如何閃躲大伯,免得一向乖巧傻愣的他,怕是一再遭其毒手而選擇閉戶不出。

說到這蟾蜍和大伯有何相關?因為這老人家仗著自身身份無端欺負家族小孩,對自己大孫兒頑皮行徑卻寵溺有加,只要是他先來惹這些年紀相仿的『叔叔、姑姑』麻煩,事後總找他爺爺來個惡人先告狀,倒楣的我們還被罵:「當人家的叔叔和姑姑也不會讓一下?要好好照顧自己的侄子啊!」話都他在講,壞事都他家在做,還用身份把便宜都佔盡了!

幾個堂兄弟姐都很無奈也只能自認倒楣,我…可不這麼想!更加不可能如此輕易放過他。某日早上又和老弟到他家牆壁邊『報仇』(尿尿),突然發現後院曬衣架旁有兩隻大蟾蜍,老弟很氣大伯,便用畚箕裝了一隻放在大伯種的一些花草盆栽上,說是要藉蟾蜍嚇他出氣,最好是能讓牠噴些毒液在臉上或眼睛,而且愈做愈起勁還在別盆上頭一一撒了些尿。

我一面看他忙和著心裡一面倒有了新鮮主意,返回老爸房間找了幾個罐子來,有青的、紅的和藍的,好像還有黃的,裝了滿滿盡是粉末,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但會放床底下加上聞來氣味不像中藥粉沒啥價值,我便逐一灑了些在瓦盆上,隨後再加些料(尿)來沖淡,免得被他們發現了。哪知受虐算最多次的老弟見狀覺得這主意甚好,心生不滿之餘把其中一罐盡往其中一盆倒,我看了一驚馬上阻止:「這樣倒被植物吸收很快就被發現,到時沒兩天事情會『ㄅㄧㄚ康』的啊!這報仇的事得一日日慢慢來急不得,不然提前『破功』不是白做工還被處罰?」老弟心想有理便幫我拿樹枝來清理多餘粉末,兩人滅證據完趕緊將罐子重新拿回照原擺放位置放好。

這事做了約一個禮拜便感乏味了,老弟眼看沒報仇很是怨嘆,我只好安慰他並要他相信老哥的計畫,聽說大伯種的那些可是些名貴的花草,如果到時拿出去賣人家,那就太好玩了,老弟一聽聯想到大伯氣到翹鬍子瞪眼睛時忍不住笑了,繼續加料!之後下了幾天毛毛雨便沒法又沒空去搞事,雨停了忙著趁好天氣去玩倒把這事給忘了。

突然過了幾天,原本神不知鬼不覺的事竟被發現了,起初事情敗露前幾天老爸突然心血來潮問我:「床底下的罐子有誰動過?」我便說拿些出去玩,沒想到竟比前次少很多,老爸知我拿去用也沒說什麼。那日老媽倒找兩兄弟問:「你大伯母說,前兩天看到兄弟其中一位(兩兄弟自小長得像雙胞胎一樣幾認不出來)在她家後院鬼鬼祟崇,還在盆栽上撒尿!你大伯父說他種的植物有些是蘆薈,是讓大伯母洗臉用的,還有其他一些是藥草,那是他要來做中藥喝的,怎麼全變了色?是不是你們兄弟倆聯手搞的鬼?害你大伯不敢再動那些藥草,還說全都毀了。」我和老弟真是當場止不住笑到肚子疼。

老媽要我們正經點並誠實回答,兩人老早串謀好打死不說出其中祕密,老弟倒舉手承認兩天前尿尿在上頭的人是他,也供出我也幹了這事好幾回,還挺機靈的說是好心幫他們施肥呢!其餘的事一概打死不承認還裝傻,被老媽一陣責罵就出來,兩人到大伯家後院瞧究竟,我看到原本綠色的莖葉,竟然呈現一盆盆不同顏色,簡直是五彩繽粉哪!其中一盆花花綠綠,葉子還變種像是一點紅的樣子,老弟笑得可燦爛了:「哥,你看…這是我這幾天趁你沒來時的傑作,怎樣?夠不夠漂亮啊?」沒想到他使壞起來也是很厲害的,事後連忙豎起大拇指誇他:「真是孺子可教也!」兩人相視而笑,因為這兄弟聯手報仇的計畫成功,聽說大伯父也找不出到底是什麼原因。

後來老爸悄悄找我們去探問這事,我也不避諱把事情來去脈全告訴了他,沒被他責怪反露出笑容誇我們『下次注意點別被發現』!為何如此?其實他自年幼被他堂哥欺負早心生不滿,奈何自己常怨嘆『拳頭母』比人家小又勢單力薄(大伯三個兒子年紀與老爸相仿,其中兩個粗壯常聽命大伯聯手對付我老爸。),怎知今日讓自己的兩個兒子憑著一副機智報了一箭之仇,加上早年房產被迫遷移一事積了多年的怨氣,說著詋著竟還笑說今日連他也解了多年老鼠冤的一股晦氣。

我好奇問老爸那罐子裡到底裝的是啥粉,之前只見過他用搗中藥的缽研磨粉粒,卻不知那是什麼東西,聽老爸說只是當年想從事漢藥買賣試著練手藝,還說那些一丸一丸有色的只是普通藥丸(我猜是以前做豬藥生意時給小豬仔吃防拉稀 的藥),即使不小心吃進去也對身體毫無大礙。大伯雖把兩三個月的心血全白費了,他為人小心謹慎發現藥草有異倒沒吃進去,不過自此不敢輕易找我兄弟倆的碴,看來是怕了,知道這對兄弟不好惹吧!哼!到時吃大虧的不曉得是誰!都怪老弟太猴急又太狠,不然照我計劃可是天衣無縫不會被任何人發覺呢!捶了他一下說:「報仇的事首重『忍』這字,老爸平日在教都沒在記,你看,差點露餡了吧!」他笑說多虧常識課上教過植物的根,他看到維束管有吸收功能便愈加愈多要縮短時間,哪知效果太顯著了才…

這件事大概只有父子三人知曉,就怕老弟這大嘴巴把它說了出去。哪知,隔天堂哥阿邦來找我,那時正在前門庭院的黃槿樹下玩,他一臉晦暗莫深問:「聽說…你在大伯父的藥草動了些手腳?啊!哩ㄟ害!告訴我怎麼做的,不然我要告訴他。」聽這句話尾便知是來嚇唬我的,老弟一緊張正要說出,我趕緊握住他手示意不可亂說才停住,阿邦仍不放棄改用哀兵之計來求:「你嘛好心教教我,我以前也被他修理過得很慘呢!」想用這招套我話?沒門!我堅不露半點口風,老弟倒頑皮回:「只不過是幫他在上面澆些『肥料』而已。」

阿邦聽出老弟此話意指撒尿反不信:「騙我?就不信你們的尿有那麼毒?厲害到撒幾泡就能讓草木變色!」他繼續追問,我哪會那麼傻告訴他?大伯父房間就離十來公尺而已,難不成我要親口對房內的大伯母承認我幹了啥好事?即使老爸說吃下去對身體無妨,我更要守口如瓶,因為…看大伯對我那副戒之慎之的恐懼模樣,就是要讓他莫名的忌憚才行,給他提個醒別來惹我欺負我家,不然,改日這個不到九歲的小娃兒再長大些,他可防不勝防要吃不知名的苦頭,做人還是心懷仁慈些好,尤其是這些個家族的長輩,別淨恃強欺弱,算是給他個警告吧!

阿邦走前問我有沒有聽過秦朝甘羅十二歲拜相的故事,我當然看過這故事書啊!怎樣?他伸出大拇指誇我:「你若生在那時代,肯定比他還早被封為丞相。」套不出話大概也猜出我搞的事沒人知道,老弟被我提醒後口風又緊得很,他想藉此去告狀也是師出無門。哈哈!誰說薑是老的辣?阿邦說我前世定是隻老狐狸…喔!他又改口說是老奸臣,誰惹到我注定讓誰倒大楣!是嗎?反正人不惹我,我不犯人!管他是誰都會想法讓他吃癟沒好下場,就是這麼簡單。

備註:後來又發生一些摩擦事件,加上堂嫂發現她最小的兒子對我唯命是從,一番折騰瞎鬧後,堂哥覺得不好再待下去,我升小五前,他連同中藥行舉家遷移到高雄市區。

kuenjchen 金錢 +3 兩段備註!有改乔一字成升! 2019-01-21 13:28

感謝經理官大大抓出錯誤,小弟一面po文一面校稿,後來整段複製貼上一時疏忽造成重複,再次感恩!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癩蛤蟆 = 王子?! 2019-01-22 11:36

閣下一向冰雪聰明,應看得出此文為借癩蛤蟆嚇大伯引發的計謀;至於王子一說一則借題彰顯雪恥報仇,二則曾祖、祖父兩代行醫多年也為家族積攢不少田產,早年五個房頭非富即貴,只是先父年輕時經商誤信他人,一堆款項遭人訛詐捲逃才致在下一家沒落,不然…若當年生意順遂,自身也是個公司二代小開,王子變青蛙,哈哈!所幸兄弟尚稱爭氣,倒也沒變癩蛤蟆那麼慘啦!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1-22 22:1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癩蛤蟆 = 王子?! 2019-01-22 11:36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19-01-22 10:17

  • 大毛 金錢 +3 2019-01-22 08:56

  • 三木 金錢 +4 2019-01-22 08:04

  • kuenjchen 金錢 +3 兩段備註!有改乔一字成升! 2019-01-21 13:28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9-01-21 09:51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1-21 09:18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