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49 1234
發新話題
列印

軍旅憶往… 地下營長事件簿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事件:多行不義必自斃】

原本抽中輕裝甲野戰步兵師,小安深怕被下到步兵營當苦命的野戰步兵『走路走到死』(聽說行軍走到雙腳不斷起水泡),到時只能想法留在營部連或熟悉的兵器連;在師部還一度想進幹訓班(士官隊),至少下部隊是個班長,或表現良好留在幹訓班當小隊長(教育班長)。補給證遺失風波不僅打消留師部的念頭,也改變原本下放當步兵的不幸命運(在幹訓班早已選兵選完,小安並沒被另行叫出或通知)。

看來得感謝那位『小偷』,他真是小安軍旅生涯的另一種『貴人』,沒有他這一偷造成的『禁閉危機』震撼,也不會有後來一連串的反擊所帶來的扭轉乾坤,甚至空降改編至砲兵營,外帶一位軍官隨行保護。

後來快破冬問了前手師父,他說:「餉單能不能造假溢領,雖然我不會拿兩年軍旅生涯開玩笑,其實…聽說還是可以鑽漏洞的,畢竟法規是人訂的、是死的,人的頭腦是活的。例如參一先將年籍冊編假的(虛報兩條年籍條),行政拿手上多餘兩張餉條貼上,當然年籍冊資料是依行政餉條上去寫,發餉排隊人數眾多,有時一天一營發不完,你說,頭昏眼花的行政官和財務官有時間求證嗎?一營幾百餘個官兵誰來領過第二次認得出嗎?(靠近耳旁)聽說…還有一項高招─造冊假裝此人支援在外,自然由軍官或行政代為先領啦!當然,這是之前的漏洞啦。」

一驚直問他是否幹過這事?還是哪個單位幹過(幹訓班?),他搖手轉頭便走:「每個參一各有其『撇步』和祕密,我怎可能全部都知道?人家也不一定肯講,更何況這是要被抓去關的,做過的人自己會說出來?或向長官承認嗎?」看來,連要祕密追查這不法手段,怕是石沈大海,難喔!

小隊長的下場等到後來兼營參一升了上兵,一次洽公又回幹訓班押新兵(大部份是人事官去帶),恰好裡面的參一又是同梯,他是參一科派去支援幾個月整頓幹訓班參一業務的文書,外號『幹訓班人事官』,對裡頭的小隊長向來以『凶得很』出名。獲悉是同梯便向他攀關係,一打聽才知,聽說我們下一梯有人補給證被偷馬上找關係,當天下午立馬找回來,後來好像有幾個小隊長進去關了一個月,不久便把幹訓班連長調去外營區步兵單位,最後一番整頓,就沒再聽說有新兵被偷。

唉!害人不成反害己便是這下場,誰叫他們怙惡不悛還自以為天衣無縫,逼小安不得不出手,栽在鬼靈精怪的小安手上,算他當兵兩年…值啦!
不對!這好像哪裡怪怪的,是下一梯出事才被關?那之前不就由大隊長一肩扛起來?小隊長那次沒事?突然想到身邊不是有九兩梯又有『特殊關係』的人嗎?下一梯扣掉後來下撥的經理訓『細漢仔』,一開始只有小中和小泓兩人,小中沒啥關係,小泓倒有個什麼『丈』的好像是砲校大人物,分別去過梅林和田中基地看過他,黑頭車的排場非同小可,那官威氣派可是讓營長嚇到畢恭畢敬呀!想到這關聯,於是有次藉機和他聊一些『關係』,就好奇個子短小略胖體能又差的他,怎會有這層關係還下砲兵部隊?

他是富二代小開(家中開上市食品工廠也算小有名氣)個性卻古樸修養到家,但總給人老謀深算、城府很深的感覺。與他不經意約略談到補給證一事,他卻搖頭一臉不認同:「何必搞那麼大?高高舉起又輕輕放下?簡直是婦人之仁(見小安偏著頭直往他瞧)…沒有啦!我是說…你太菩薩心腸了,一下子不會形容,抱歉、抱歉!」接著他咬牙切齒回:「換做是我…一刀就給他(做勢揮右手手刀)…『喀擦』下去,來個快刀斬亂麻。」小安正訝異他怎會如此說,便問:「哦…說得好似你經歷過一樣?」他直尷尬回說沒那回事,便以傳令班有事要忙閃掉這話題離開。

如此巧合?自那一梯後便不再發生,而他的關係足以讓師部忌憚,畢竟本師砲指部每年都要下基地,砲校與砲訓部關係又匪淺,把他調砲兵單位自可確保『涼涼』的過,何況他前面一句:「原本一到師部不想動關係讓人家知道,只想和你一樣平平順順服完兩年役期,但…」便沒再談下去。如此推斷,怕是向來服從長官命令安份做事的他,在幹訓班也著了小隊長的道,他的個性是不會讓人有第二次機會欺負自己的,所以,不就是小安和他先後一鬧、一斬,才改了幹訓班偷雞摸狗的歪風。

碰上小安算你好運,連小泓也敢對他動歪腦筋?看人家一臉古意就吃定人家是嗎?哈!哈!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到最後關頭,誰著了誰的道、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8-18 22:26

  • 來去匆匆 金錢 +5 我很贊同! 2018-08-18 19:55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偶倒是知道副參謀長帶監查官到南部抄營 2018-08-18 15:45

  • 散漫充員官 金錢 +7 說起來慚愧,偶孤陋寡聞,到現在都搞不清楚原來軍中有這麼多竅門…黑暗死角這麼多,昏 2018-08-18 15:25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第三話:菜鳥下部隊之狐狸尾巴∼

【事件:老頭子連長】

同梯六名新兵先是到營部分發,迎來學長們奇異眼光打量和一股令人不寒而慄、詭異的微笑。這中尉人事官記得好像姓黃,忘了名字,以破百待退之姿下放砲營,官預期別也沒記,一下部隊引來官兵們諸多揣測,有人說:「聽說參一科人事官權力很大,他還是師長跟前紅人,幹嘛來這裡待退?」、「難不成有祕密任務,調查軍官違法?這下軍官們可要『剉哩等』!」

沒想到他指定小安留在營部連,準備接『連參一文書』,這外號『曾其邁』的營長好奇問:「怎麼師部連這『連參一文書』指定都要『插一腳』呢?這原來的參一做得雖不是頂優秀,但也沒差到需要換,而且驚動到師部親自更換?」黃人事官在營長耳旁輕聲說了些話,他稍為往後仰,不可置信朝小安一陣打量道:「那也不該往我這送啊!」又聽幾句後有點生氣道:「掉補給證就關禁閉,幹嘛我幫忙申請又被記申誡?呿!帶回去關!」小安一聽急著要解釋,人事官不待小安分說趕緊一面阻止一面又耳語一番,營長這才收口要叫各連帶回新兵,晚點再和人事官談。

還好這人事官像是來保護、監管小安的,就這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暫時在這老舊的營區安頓下來,看來這像日據時代浴用改建而成,如今也破舊不堪,連廁所沖水設備壞了還沒修,和師部比起來簡直天壤之別,除了佔地較廣、綠蔭較多外,連新開營區都比不上哩!看來這兩年必須在這兒度過了。隔日,營文書學長帶著三人認識四周環境和設施,順便認識一些學長,只能慢慢去記。下午連輔導長召見,個人資料看完詢問專長和身家背景,直問其他二人可願入黨?屏東來的阿志毅然而然堅拒到底,高雄的阿金搖手婉拒,笑稱父母雖是黨員但從不強迫,『普ㄟ』歎了一口氣表示:「看阿金一臉機靈樣想安排接連參一文書,沒想到勸說不成;小安則是家世清白,加上謹言慎行、城府極深適合接連政戰文書,這一問是冒著跟人事官搶參一風險(得罪人事官)還得不償失。」

於是獨留小安密談,說連參一文書原在附近單位,但倚仗權勢作威作福得罪全連被投訴,因與師部人事官熟識利用關係由別營改調本連,哪知不知收斂反倒繼續結黨壯大勢力欺壓他人,連一些『有背景』老兵都被威嚇到怕他,就擔心小安擋不住被他『吃夠夠』。又說幸好師徒的靠山是同一位人事官,既是專門挑選前來汰換,所挑之人選應有相當能力及來歷足以應付,說完希望小安一改連上風氣,一心為連上弟兄謀福利。

稍晚,兩位面目猥瑣一副非善類的老兵叫三位菜鳥去見一位『瘦老頭』,打趣要猜眼前這位上身穿內衣、滿臉皺紋斜坐躺椅休息的『長官』是何人?三人異口同聲答『士官長』引來一陣大笑,他們笑著介紹是『連長』時嚇壞了三人;接著問連長幾歲?阿志答約近六十的老頭子,阿金不確定的直說五十五不到,小安覺得應是操勞過度才顯老,估卅六或更年輕。兩位老兵一聽直說小安『這傢伙夠格當參一,眼力最好只差十歲而已,而且嘴巴夠甜、不得罪人!』三人知被戲弄真相後尷尬直傻笑。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偶師長一早去運動 大門菜鳥衛兵 就喊士官長好 2018-08-19 07:43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事件:學長假面】

接下來三人被安排在一位『小卓子』學長(公差班班長)底下當打飯班等公差,這學長整個熱心到不行,對連上大小事及各項禁忌毫不藏私一一詳加告知,唯獨對這『普ㄟ』諸多意見和批評,並要三人多加防範小心。這讓對『普ㄟ』印象還不錯的小安不解(除了那圓胖的身材),但學長是目前為止對三人最親切、關係最緊密,也是唯一可信賴依靠的人,更不時幫小安三人爭辯任何不利的流言和爭取各項喘息的福利的好學長。怎麼辦?該相信人見人畏卻一臉正氣的『普ㄟ』,還是小鼻子小眼睛卻一付熱心助人的學長呢?

小安自認看人直覺很準,對這位大近十梯的學長一反常態來大獻殷勤,相較其他學長漠不關心,這熱心過頭的做法下,可能另有所圖。兩位同梯則覺得小安杞人憂天,而且對軍中『人二系統』的『普ㄟ』不具好感,反倒認為『小卓子』學長所言甚是,那是看三位菜鳥初入部隊不適應會被欺負於心不忍,本著『過來人』的心態充當『師父』教導及保護三人;阿志更認為小安不懂知恩圖報,反心存懷疑簡直匪夷所思,直說不想和小安有所牽連,阿金見兩人互相鬥氣連忙打圓場。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事件:狐狸尾巴】

狐狸尾巴終究有露出來的一刻,這已是下部隊第五天,包括前幾梯新進的六、七個菜鳥被叫進輔導長房間,三人見到幾個學長指證仍一臉懵懵然,學長們離去後『普ㄟ』問:「你們受誰指使,『也』故意在我房間外頭小便?」三人仍一副不知所云回說『沒有哇!』,『普ㄟ』領三人到外頭瞧,小安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小卓子』學長前幾日均提早十分鐘起床叫醒三人,說什麼:「菜鳥要比學長們提早到連集合場早點名,怕時間不夠所以提早叫醒,另外廁所又臭又遠還要排隊,還得禮讓學長先上,怕趕不及早點名怕會被『釘』(第二天一早即已學長們『虧』),所以權宜之計就是提早到曬衣場便溺兼盥洗以節省時間,一則趁早四下無人發現,二來不怕被班長臨時出公差延誤。」邊說邊親自示範,三人見學長如此有心『經驗傳承』自是感激涕零,連日來跟著照做不誤。

打完飯正問說一早怎沒見學長一同來盥洗?就被支支吾吾以前一晚站『五七』衛哨後,便提早梳洗完畢。沒料到連日來累積在牆上的尿量在陽光照射下,散發的濃烈騷味引起曬衣間旁『普ㄟ』不悅及注意,連忙問話看『又是誰搞的鬼』(已有前例)?

就在三人面面相覷不知如何回應(兩個同梯不願說出來得罪人),小安率先向『普ㄟ』坦承不諱,道歉並一一交代實情,保證初下部隊人生地不熟,不知曬衣場旁是『普ㄟ』房間,否則不敢如此做並願接受處罰。『普ㄟ』說之前有菜鳥因此被罰,問是誰教唆的?知是『小卓子』學長,『普ㄟ』這才說他正是『始作俑者』第一個被懲罰。前幾梯學長在其向『普ㄟ』挾怨報復心態下,亦被矇騙牽著鼻子走,好幾梯中計而深受其害。這時兩位同梯才知輕易信人誤入他人陷阱中。『普ㄟ』找來『小卓子』學長對質,他竟一派輕鬆推諉直嚷嚷遭小安三人誣陷,又說三人曲解他的好意,他這是在訓練幾名菜鳥的反應,並對『普ㄟ』喊冤,說什麼代替長官探菜鳥是否夠機靈,好心被『雷親』誤會他好意,聽完這一連串詭辯,三人恨得牙癢癢又莫可奈何,不過也徹徹底底了解他為人了。

最後『普ㄟ』訓斥一番後,他悻悻然直嚷嚷『不公平!當初我也被老鳥欺騙受罰,怎不替我找老鳥算帳?』離去,小安三人自被叮囑小心他人陷害後離去。阿金對小安勇敢挺身而出直言不諱之舉感謝,阿志這時才知小安的先見之明,並收回那句『以小人之心對君子之腹』,兩人對小安頭腦清楚、分析透徹,答辯時條理分明陳述來龍去脈救了三人感到佩服,日後對『小卓子』學長自然得多加小心敬而遠之囉。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lona 金錢 +3 2018-08-19 11:22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