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49 1234
發新話題
列印

國共對決超高空

國共對決超高空(三十二)

張立義(下)


張立義跳傘後,1月份的內蒙古高原覆蓋著皚皚白雪,氣溫低至零下20多度。張立義只覺得渾身發冷,他把降落傘裹住身體,昏睡過去。第二天早晨7點,張立義從疼痛中醒了過來,他隱約看到前面村莊有戶人家,便拖著傷腿緩慢地向村裡走去。一個姓董牧民將他救了下來,張立義一進門,就像根棍子般的癱倒昏睡在炕爐旁。由於嚴重凍傷,張立義被迅速送進空軍總醫院就醫
醫生告訴他,由於腿部凍傷嚴重,可能面臨截肢的危險。後來在醫生的全力搶救下,張立義的腿保住了。張立義出院後,就安排在北京的空軍招待所。住進招待所的第二年,也就是1966年的春末初夏,5月16曰 “文化大革命”運動正式登場。文化大革命使得中共對張立義的關心程度大為降低,由於在空軍招待所也讓張立義不受騷擾。


U132  張立義在北京空軍招待所

1970年3月初的一天,解放軍空軍的一位首長來到招待所向張立義宣佈說,由於“認罪”態度和“悔過”表現良好,中共決定釋放他。並表示張立義從此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可享有公民應有的權利,同時已安排他回故鄉南京近郊農村去當一名“社員”,最後還補充說這個決定都是周恩來總理親自批准的。

張立義隨即到從北京到南京雙閘公社五星大隊馬前生產隊報到,到了南京張立義就是想見母親。

以下是張立義的回憶:
27年前從重慶離開她到幼校報到後,就沒有再見過面,也不曾有過片紙隻字來往(母親沒有上過學不識字),我不知道她的一切,只能在想像中描繪著她,但不知道她是怎樣猜想著我?明天相見的場面,我真耽心她的心臟會不會承受得了?當陪我的人帶我來到英威街,我就回憶起那33年前曾經住過的房子,我沒有直奔而去,卻放慢腳步躊躇了一會兒。
我既高興又羞怯,輕輕推開虛掩的大門,門吱嘎一聲響,裡面問“是誰”的居然就是媽的聲音,當我回報說“是小三、立義”,舉著雙手迎面而來的就是我的媽。當時,闊別27載的母子二人並沒有站住對彼此端詳一番,那霎時間的詳情細節激動得無法留下記憶,待稍為鎮靜後,只記得母子二人在相擁而泣。


U133  張立義與闊別27年的母親在南京

1975年的6月,張立義結束了在馬前村五年的勞動改造教育,而被調至了雨花臺區上新河鎮的南京鋼套廠工作。張立義在那裡只是當一名三級工的鉗工工人。

1981年2月底,張立義接到命令,儘快去南京航空學院報到,於是又結束了五年多在工廠裡的勞動改造。18年俘虜生涯最後期1981年3月張立義到南京航空學院報到,隨即被派到該院的實習工廠工作。擔任教學組副組長的職務,負責安排一年級學生來工廠實習事宜。1982年5月,北京空軍總部又派一位李姓幹事前來航空學院,原本是奉命來對張的近況作一番瞭解的,但臨走時卻透露消息說:空總已經在簽報,請上級准其回台探親。航空學院得悉此事後,立即配合他們的要求,為張立義添置家中衣櫥、五斗櫃等傢俱。似乎是在為相關人員或媒體相繼來訪作準備。同時南京的空軍單位也派人前來採訪,並拍了一些訪問活動的照片。

果然在1982年8月25日,《人民日報》報導了張立義和葉常棣18年前先後駕駛U2機被俘的消息。並告知世人,將於最近期間就要“放”回臺灣去“探親”。隨即9月初張立義被召去北京,在那裡張立義和葉常棣首次在祖國大陸見面。此前,兩人互相並不知道彼此都是被擊落、倖存而滯留在大陸分別為20和18之久的俘虜,在此重逢不勝唏噓!


U134  張立義與夫人張家淇和子女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1982年11月10日,張立義突然在新聞裡、出現在香港的土地上,這一切令張立義的夫人張家淇悲喜交集。1952年3月,二人一見鍾情,當時張家淇剛剛16歲。1955年二人訂婚,1956年正式舉行婚禮。婚後,張家淇在空軍子弟學校任教。二人育有二子一女。

1965年1月12日,臺灣的報導:“空軍少校張立義不幸於10日夜駕U-2到大陸執行任務時殉難。當時,張立義最大的女兒僅有7歲,最小的兒子尚在繈褓之中。蔣經國特地責成空軍為張立義建立“衣冠塚”,安排張家淇進入華航工作,並在臺北為張家淇母子專門蓋了一棟小樓。

張立義“殉難”多年,他的妻子張家淇在照顧三個孩子、衰老病痛的雙親的同時,還得上班養家。在這三重重擔的壓負下,心力交瘁。約在張立義“殉難”八年以後,好心人給她介紹了一位從陸軍退役、在臺灣行政機關上班的何先生。何先生也有令人歎惋的身世,比她大14歲,在大陸結婚三個月便跟隨軍隊來台,從此與原配失去聯絡,一直獨身生活。何先生同情她的處境,願意為她分勞。張家淇心裡還是放不下“十年生死兩茫茫”的丈夫,心中一直堅信:張立義還活在人世間。為此,她和何先生“約法三章”,如果張立義有朝一日回來了,她要和前夫重婚。好心的何先生點頭允諾了張家淇。婚後十多年來,忠厚的何先生與她共同撫養孩子,照顧雙方父母,並一一給他們送終,成了這個家庭稱職又貼心的成員。

張立義在香港時,在華航擔任駕駛的同學都會借飛香港班機之便,前來探望。張家淇也不斷給張立義帶來衣物、食品和最深切的關愛。她要張立義無論如何不要再回到大陸去,要安心留在香港,她們會盡一切努力讓張立義回臺灣團圓。之後不久,張家淇在其摯友熊小姐陪同下,冒著一切風險,排除種種困難趕來香港和張立義私自相聚,那是生離“死別”18年後的重聚。家已經支離破碎,重逢時的心境實在無法用言語所能形容。在談話間知道張立義在大陸這麼多年來有沒有成家,張家淇很歉然且激動的說:“我倒希望你給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那樣至少可以減少一點我內心的歉疚和罪惡感……”除了抱頭痛哭,還有什麼可以說的?1990年,張立義終於得以回歸臺灣。此時,善良可敬的何先生體諒她,年近八旬的他,黯然實踐了當年的諾言,悄悄申請住入臺灣南部“榮民之家”,成全了張立義一家。


U135  1991年4月,張家淇前往張立義生活的華盛頓,二個人在櫻花盛開的季節裡舉行了“重婚”典禮。重婚後,張立義回到了臺灣,與摯愛的伴侶和孩子們共用天倫之樂。

1983年張立義被接到了美國,美國人交給他23萬美金的美國公債,作為被俘18年的補償。1991年,張立義與妻子在美國完成了重婚手續。這對苦命鴛鴦終於在時隔26年之後,重新走到了一起。1990年9月,臺灣當局終於同意給張立義發放護照,時隔25年之後,他得以與妻子回台定居。重婚後的日子,張立義與妻子一起雲遊四海,足跡遍佈了美國,大陸和臺灣。2003年,張家淇因病去世,他們一起生活了10年,這十年,是張立義感覺此生最快樂的時光。


U136

2010年1月,由黑貓中隊另一位成員沈宗李之女沈麗文歷經多年採訪寫成的《黑貓中隊:七萬呎飛行紀事》在臺灣公開發行,向世人披露了黑貓中隊更多令人唏噓不已的故事。 2010年10月8日,國防部在臺北舉辦黑猫中隊文物特展,馬英九總統特地參加開幕式,與在場的葉常棣、張立義等黑貓中隊老隊員一一握手,予以慰勉,並對他們的忘我犧牲表示感謝。張立義含著淚說“等政府這句話等了28年……”。

世上最真摯的情感來自對絕望的等待,這是大陸的一位記者在訪問張立義後寫的標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loh20522 金錢 +18 精品文章! 2018-06-25 00:45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18-06-23 02:03

  • SkyBlue 金錢 +13 讚!讚!讚! 2018-06-11 21:35

  • 胤禛 金錢 +52 精品文章! 2018-06-11 08:25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2 原創內容! 2018-06-09 10:55

  • TONY22 金錢 +8 每次聽到有偏激人士說這群外省人都是來台灣騙吃喝我就很生氣 2018-06-09 03:39

  • M2_4.2 金錢 +10 2018-06-07 23:02

  • 散漫充員官 金錢 +10 感慨啊! 2018-06-07 20:17

  • 白目康 金錢 +6 夫人的美麗完全不輸連方瑀 ! 2018-06-07 19:10

  • 60砲長 金錢 +6 2018-06-07 11:02

引用 TOP

國共對決超高空(三十三)

張立義被擊落,這是解放軍地空飛彈部隊第4次擊落U-2。解放軍繳獲U-2完整的回答式電子干擾設備(13號系統)。並開始研發電子對抗手段,另外張立義也是解放軍首次使用仿製S-75的紅旗-1號擊落U-2。事實上張立義運氣不好,說白了解放軍就是守株待兔的計策,解放軍地空飛彈部隊僥倖把張立義擊落,因為紅旗-1號的反干擾能力差,並且過於笨重機動性差,導致“紅旗-1”防空飛彈的產量很低:1966 年到 1969 年年產量僅能裝備4個營。

中共國防部五院二分院、空軍和承擔地空飛彈任務的有關工廠在“紅旗1號”的基礎上擴大殺傷空域,提高抗干擾能力,改善戰鬥使用性能,並加裝28號反干擾電路。紅旗-2飛彈於1967年6月27日定型,隨即裝備部隊。從1961年至1967年,地空飛彈部隊先後成立18個營。國軍這邊第四批和第五批U-2飛行員也分別在1965年:劉宅崇、余清長、莊人亮,1966年:張燮水、范鴻棣進入35中隊。


U137  圖為解放軍空軍科研人員分析U-2“13系統”告警干擾設備,並研製出新“28號”反干擾系統。與此同時,中國產的“紅旗-2”地空飛彈也大量裝備部隊。

35中隊除了要防範地空飛彈部隊外,還要提防解放軍空軍另一個對手--米格21F-13型。1964年瀋陽飛機廠利用蘇聯之前給的散件組裝成功,並且開始自己仿製米格21,先定名為62式後改名叫殲七,這款飛機的入役讓大陸空軍信心滿滿,認為攔截U-2飛機是小菜一碟,但幾次實戰下來結果讓人大失所望。


U138 殲七

  50 年代初,蘇聯第二代噴氣戰鬥機米格-19 開始取代第一代噴氣戰鬥機米格-17,米格-19 的最大速度略超過音速。在涉足超音速領域後,蘇聯設計師很快就認識到,必須為飛機探索新的氣動外形和新的機翼形狀。

1953 年夏天,蘇聯部長會議作出決議,要求殲擊機設計局研製速度更高的超音速殲擊機,設計工作在米高揚設計局和蘇霍伊設計局同時開始,都是以中央航空流體動力研究院的研究成果為基礎,佈局也相似,採用長長的香煙狀機身,機頭圓形進氣道,進氣道內有中心進氣錐,進氣道下裝雷達瞄準具天線。機翼採用兩種外形:後掠翼和小展弦比三角翼。

米高揚設計製造的 E-5於 1956 年 9 月 1 日首次飛行,試飛結果首次速度達到 1,970 公里/小時,實用升限達到 17,600 米,在 16 分鐘內可爬升到 5,000 公尺、起飛重量不大,僅 4,443 公斤。在試飛階段,設計師、試飛員和軍方人士均相信,E-5 定會很快投入批生產,並在試飛階段就正式定名為米格-21,然而該機又進行長達 3 年修改、試驗,再修改再試驗,才送到批生產工廠。第一批生產型米格-21F,在 1959 年共生產了 30 架,1960 年高爾基城工廠生產了 69 架,此後隨即停產,而改生產新改型機米格-21F-13 或稱 74 號機。

蘇聯生產的米格-21F-13 部分賣給了波蘭、捷克、東德和中國,而且對銷往捷克和中國的作了一些更改。這種機型也出口到阿拉伯國家,並參加了 1967 年夏季的以阿戰爭。中國從蘇聯引進米格-21F-13並根據許可證生產的噴氣式前線殲擊機。最初稱為62式飛機,1964年11月1日改稱為殲擊-7型飛機,簡稱殲-7。

殲-7是中國研發的第一種兩倍音速噴氣戰鬥機,大量裝備中國空軍和海軍航空兵。美國戰略之頁網站2013年5月29日報導,中國根據俄羅斯原版設計圖紙製造米格-21系列戰鬥機已有近50年歷史。殲-7戰鬥機的總產量已超過2400架。直到2013年,中國還在出口殲-7戰鬥機。從很多方面講,殲-7戰鬥機都是米格-21系列戰鬥機中最先進的機型 。據中國國防報軍事特刊2016年9月30日報導,自1965年第一架真正中國生產的殲-7首飛以來,這個殲擊機家族就不斷衍生發展,到2006年停產,40多年時間裡,中國總共生產了超過4000餘架,除裝備中國空軍和海軍外,還向多達30多個國家出口。

1965年2月24日,吳載熙駕駛U-2C偵查昆明,米格21戰鬥機第一次擔任了攔截任務,在20000公尺的高空,米格21的表現相當惡劣,稍有不慎就會造成熄火,飛機進入螺旋。裝備了空軍最先進的戰機卻打不下來U-2,後來米格21的攔截戰術進行了變化,借用殲6打高空偵察機的經驗,先壓准敵機的航線,高度比敵低1000米,然後不斷的加速,等到時機成熟進行躍升到敵機後方,然後用機砲或者飛彈攻擊,再不濟就採用直接撞擊的方式。35中隊於1968年換裝了U-2R。U-2R機體上塗裝了能吸收雷達波的黑色塗層。

1971年4月29日,沈宗李駕駛U-2R偵查旅順大連一線,飛機到了青島附近 ,U-2C飛機上裝備的米格戰鬥機雷達預警燈亮了,沈宗李稍微調整了下航向,結果只過了10秒鐘,一架米格21筆直的衝了上來就如海豚出水的狀態,米格21機身上八一軍徽和駕駛艙裡的駕駛員被數百米外的沈宗李看得清清楚楚。

1967年黃榮北等第六批U-2飛行員報到,黃榮北是35中隊中唯一臺灣籍人員。1967年9月8日,黃榮北首次任務。東海上空豔陽高照,是實施偵察照相的極好天氣。U-2高空偵察機從臺灣桃園機場起飛北上,然後左轉彎從蘇北啟東進入中國大陸。為了迷惑大陸的防空部隊,U-2採取了欺騙和麻痹戰術。黃榮北的U-2設計了三進三出的飛行航線,重點對沿海機場進行偵察。航行中儘量避開大城市,以逃避地空飛彈打擊。對於沒有地空飛彈部隊設伏的機場則直線通過。航線上短線段、多轉彎機動飛行,以逃避解放軍殲擊機的攻擊。


U139  黃榮北一家

黃榮北機進入大陸後,很快又左轉彎機動,飛過了長江口,並從上海、嘉興之間向海上飛去。黃榮北飛機飛臨東海杭州灣後,又突然機動再右轉彎入陸,直飛嘉興機場,企圖突然襲擊。哪知駐嘉興機場設伏的地空飛彈部隊14營,早在U-2飛機距該營陣地300多公里時就已經進入了一等戰鬥準備。14營用電子對抗手段(28號反干擾電路)反制掉U-2C飛機上13號系統發射出來的假信號,該營在遠方和近距離雷達情報的支持下,地空飛彈制導雷達不開,對U-2飛機實施了靜默跟蹤。根據3號車上標出的目標飛行航線,當U-2飛機進入地空飛彈火力範圍時,營指揮員下達命令,實施近快戰法。制導雷達突然打開,操作人員立即發現了目標。引導技師隨即指令操縱員操作,瞬間即捕捉到目標,反掉了U-2飛機發出的電子干擾,穩穩地對目標U-2飛機實施了自動跟蹤。

短短的幾秒鐘,“目標”→“手控”→“手控好”→“發現干擾”→“打開反干擾開關”→“干擾反掉”→“自動好”,口令頻傳,營指揮員下達了飛彈“發射”的命令。3發飛彈噴射著耀眼的火焰,直撲高空,只見高空中火光一閃,發射一枚紅旗1號飛彈,兩枚紅旗2號飛彈,一枚飛彈飛過目標沒起爆,一枚發射後因工藝問題墜地,一枚被引導到飛機旁起爆,黃榮北第一次出任務即被擊落。3號車顯示器上出現明亮的光團,操作人員齊聲報出“飛彈爆炸”,U-2飛機被擊中,隨即解體直插地面。經確認,其殘骸墜落在浙江省海寧縣西南5公里處。

這是中國第五次打下美國U-2高空偵察機。外國記者難以置信中國年輕的飛彈部隊竟然有這種能力。而對於這些疑問,在外國記者面前,一貫幽默的陳毅元帥曾說了那句名言:“我們是用竹竿把它捅下來的!”

當天下午1600時,是黃榮北返航的時間。可是,到了下午4點鐘的時候,機場鳥瞰室裡的值班人員一直都沒有收到黃榮北發來的信號。於是,鳥瞰室裡的值班人員立即通報給了駐台美軍司令部、和臺灣空軍總司令。臺灣的海、空軍立即出動軍艦、飛機到U-2有可能墜落的區域去搜索;與此同時,臺灣大溪的國軍情報總站也在不停地用電臺呼喊黃榮北。直到晚上7點鐘,大陸的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在新聞聯播節目中,報導了黃榮北駕駛的U-2被空軍擊落的消息。

與以往歷次U-2被大陸空軍擊落所不同,此次黃榮北被擊落,桃園機場裡的美國人和黑貓中隊官兵們不僅感到特別失望。自從三年前U-2安裝第十三系統以後,不用害怕大陸的空軍。黃榮北機毀人亡的事實,中共在反偵察的這樣一種現代化的高科技的對決當中, 現在是占上風。

由於U-2飛機在設計之初為了提高升限而採用弱化機體強度的設計 ,所以早期幾個批次的U-2C在高強度的出勤中已經出現結構疲勞的跡象,於是洛克希德公司在U-2C基礎上繼續改進,生產出了U-2R飛機 。很快35中隊於1968年換裝了U-2R。U-2R機體上塗裝了能吸收雷達波的黑色塗層。1966年美國空軍及CIA定購了12架深入改進的U-2R。U-2R與最初的機型相比,體積增大了1.4倍。


U140 U-2R

U-2R翼展為31.5公尺,機翼面積92.9平方公尺,翼型為NACA64A系列;機身長19.13公尺,截面積擴大,搭載有各種偵察設備的機頭體積增大,水平尾翼也隨之加大。除此之外,在升降舵上加裝了角度變換系統,俯仰配平操縱更加簡單。U-2R計畫的最大目標是提高續航能力。其中機翼的大型化與機身截面積的增加,使機內燃油增至11034升。燃油採用低揮發性的JP-7型航空燃油。發動機採用是J75-P-13B,起飛推力達7710千克。當飛行高度達18000公尺時,推力仍可達起飛時推力的90%;在以M0.56(700公尺/小時)速度巡航飛行時,耗油率僅l60加侖/時,所以U-2R的續航時間大大超過U-2C,達18小時。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60砲長 金錢 +6 2018-09-05 10:39

  • 胤禛 金錢 +52 精品文章! 2018-06-25 15:23

  • 阿侯 金錢 +10 2018-06-24 22:53

  • 三木 金錢 +12 精品文章! 2018-06-23 05:58

  • 真大吉祥 金錢 +6 讚!讚!讚! 2018-06-23 02:55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5 哇,聞所未聞! 2018-06-23 02:03

  • M2_4.2 金錢 +10 2018-06-23 00:01

  • 蔡店連 金錢 +9 讚!讚!讚! 2018-06-22 23:24

  • Alona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18-06-22 20:47

  • raffraff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18-06-22 20:23

引用 TOP

參考看看

軍武雜誌也曾貼出王錫爵當日的投共前后的華航班表

兩岸史話-黑貓飛行員點到為止的人生王錫爵劫機飛廣州(五之三)-中時...
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510000945-260306


前華航機師王錫爵劫機案過追溯期不起訴-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fN7rQvnLI

徒留罵名的王錫爵@TaiwanAirBlog-TaiwanAirpower
taiwanairpower.org/blog/?p=16820



王錫爵,男,
原台灣中華航空公司波音747貨機機長,
1986年駕駛波音747貨機回到祖國大陸,擔任中國民航華北管理局副局長兼副總飛行師,
1987年起連任六屆、七屆、八屆、九屆全國政協委員、常委。
2009年當選為黃埔軍校同學會理事。


1943年8月入讀位於四川灌縣(今都江堰市)國軍空軍幼年學校初中部,
1949年隨校遷往台灣東港,
1951年畢業於空軍官校卅期,正式加入國軍空軍服役,

獲頒“1957年度中華民國國軍第八屆克難英雄”

1963年赴美受訓後加入黑貓中隊,開始出生入死執行美國中央情報局與台灣軍方合作的U-2飛行偵察任務。

第二批1963U2飛行員.
葉棠棣(被俘),李南屏(陣亡),梁德培(訓練殉職),王錫爵(十次飛滿)

因為U-2任務的高度危險性,中情局規定飛滿10次就“功成身退”

黑貓中隊只有3人飛滿10次,王錫爵是其中之一。


1986年5月3日,一架機號B-198、由曼谷飛往香港台灣的“中華航空公司”波音貨機突然降臨廣州白雲機場。
飛機在寬闊的跑道上停穩,機門打開,機長王錫爵從舷梯上走了下來。
剛剛得到消息的當地有關負責人正好趕到,心情激動的王錫爵一見到他們,便迫不及待地說:
“我要和家人團聚,我要求到祖國大陸定居。”

但謠指部稱,是因為與人摩擦,積怨 ... ...

引用 TOP

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60306兩岸藝文

國共對決超高(低)空     


兩岸史話-為獲情報 捨命飛越敵後3000浬

後期的P2V-7U,在機尾上方新增一個鼓起的天線罩,機翼輔助噴射發動機外側加掛原子塵探測莢艙,機腹底下的大型雷達天線罩亦移除。

2018年09月25日 04:10 旺報
文/黃文騄、李芝靜


《飛越敵後3000浬:黑蝙蝠中隊與大時代的我們》。(秀威資訊)



民國53年剛進第34中隊時的飛行紀錄本。一開始是由朱震教官帶飛P2V-75080號機,4月20日起改飛P2V-56021號機,起降地點都是新竹(代號PO)。(作者提供)


編者按為了躲避雷達,他必須低空飛行,任務如果失敗,不但國軍不會提隻字片語,美國也會否認到底……「我走了。」他留下妻女,低空飛過中國的防空網。超過13小時的機密飛行、深入3000浬敵後,只為在冷戰正酣時監測中共核武發展的情報。這是大時代的故事,也是黃文騄將軍夫妻的故事。讓我們從這一手史料中,探索真實黑蝙蝠中隊始末。

因為黑蝙蝠進大陸等於是電子戰,所以民國54年11月11日由李顯斌自杭州筧橋投誠飛來的伊留申28型輕轟炸機上的雷達就另有妙用,黑蝙蝠中隊把它上面的雷達拆下來,放在P2V-5上面,訓練隊員時做為假想敵來操作。
... ...

(待續)

(旺報)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