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役時有出過(軍紀再教育)的軍友請進

話說84年的年尾時.有一次我去參加營集合.營集合到一半時剛好有指揮部來督導.我心想傳令室有人留守應該沒有關係.誰知一回傳令室.系啦 告知被記內務不整.傳令室的人都要去指揮部出(軍紀再教育).隨著時光的飛逝這中間經歷了營長的高昇至指揮部擔任二科科長.以及人員的退役.當初要去(軍紀再教育)的只剩我一個.我那時在想都已經過了兩個月了指揮部都沒下電話記錄.應該是沒事了 那知才有這個念頭沒多久.就被告知過兩天後的禮拜天要去指揮部出(軍紀再教育).當天含駕駛在內總共三人要去指揮部夾懶蛋.到了指揮部去本部連找一位下士班長報到.他把我們三人帶到操場.到了操場司令台前才知只有我們三人要夾懶蛋.夾了五分鐘我看見以前在營上砲二連擔任連長後來因故調到指揮部當幕僚的長官走了過來.我喊了一聲連長好.但他沒搭理我.就在那個班長旁邊裡咬耳朵.他走了以後那個班長就問那個是傳令阿.我羞愧的不敢承認.他就來翻我們三人的識別證後面.看完以後就說跟著他回本部連.回到了本部連他就叫我們到中山室寫一篇(對當今國家經濟發展之感想).寫完把文章拿給那個班長以後.他就叫我們滾蛋.事後在我跟營行政要屆退時.本來的營長有請我們兩個去鳳山市吃飯.在吃飯時我有跟他提起這件事.他罵我說事前為什麼不跟他說有這件事.他會幫我處理掉.我當時只有傻笑了.我心裡想現在不比從前了.如果是老營長你還在當營長我那還用去指揮部出(軍紀再教育)阿

[ 本文章最後由 工蜂火箭兵 於 2012-09-09 20:37 編輯 ]
評論(46)



我也出過一次軍紀再教育
那次是大門被旅部督導到,被旅部下電話記錄,某日中午衛兵司令帶同大門衛兵到旅部罰站。但核定要去罰站那天,原衛兵司令放假,我去代理大門衛兵司令。
我只是代理,不是我的錯,照理我本來可以不去,大門衛兵也告訴我說不用去,只不過我想,既然來代理,看著手下衛兵去罰站,自己卻待在衛兵司令小房間,實在說不過去,所以就決定跟著大家去站一小時
其實現在想想,當時會去選擇跟著大家一起罰站,只是年輕時的一股蠻勁吧,真要講也講不出什麼道理的

路人 27.51.153.x


被我們自己師屬憲兵記違紀
就是軍紀再教育加禁假一周
不過  我在砲指部  就那麼一次
人數很多  有超過20個
顯然是那陣子和憲兵交惡
要不然也不會集中在那一周
也就是罰站  跑步而已



以前在中興崗後面有一間破寮小店,老闆娘人稱西瓜嫂,賣些炒飯炒麵還有生活用品,平常許多老兵喜歡去那邊喝維士比或保力達B,營長下令,偷去西瓜嫂那邊算不假外出以違紀論,他老人家常會不定時去抓倒霉鬼,抓到軍紀再教育,我被抓一次,後來去那邊都要學會眼觀四面耳聽八方,一次打完牙祭回營路上,遠遠就聽到他老人家的聲音,當下毫不猶豫往三米深的壕溝跳下去,躲在橋下才避過一劫。
話說當年5000公尺跑步測驗落隊成績不及格者,假日也要到營部軍紀再教育。



引用:
原文由 美工兵 於 2012-09-09 14:49 發表
以前在中興崗後面有一間破寮小店,老闆娘人稱西瓜嫂,賣些炒飯炒麵還有生活用品,平常許多老兵喜歡去那邊喝維士比或保力達B,營長下令,偷去西瓜嫂那邊算不假外出以違紀論,他老人家常會不定時去抓倒霉鬼,抓到軍紀再 ...
西瓜嫂,我們也常去,每次金裝檢都是把多餘料件放在他們那邊,那時候營長是睜一隻眼閉一支眼,因為西瓜嫂老公好像比營長大幾期。
我調回台灣的時候,就有講到要讓他們的兒女回到台灣念國中,88年七月我調走之後,新任的營長也剛好換人,就下令把後門給封.......之後,就聽連上的阿兵哥就說,西瓜嫂就把店給關了。



我好象出過一次軍紀再教育,那次是站衛兵度姑,星期日到司令台,在四三炮分一整天跟半天,那天来的人有五位,二位是半天,三位一整天。我是算一整天的,除罰站,基本教练,凸体能(半天的)。中午回去吃饭後,下午罰站跟跑步(一整天的),再来就是禁假N天。



引用:
原文由 hkj_0516 於 2012-09-09 18:12 發表


西瓜嫂,我們也常去,每次金裝檢都是把多餘料件放在他們那邊,那時候營長是睜一隻眼閉一支眼,因為西瓜嫂老公好像比營長大幾期。
我調回台灣的時候,就有講到要讓他們的兒女回到台灣念國中,88年七月我調走之後 ...
聽您這麼一說勾起了我的回憶,西瓜嫂有個當軍官的老公,在81年~82年時好像還是上尉,記得她還有個人稱小護士的妹妹,有時會來幫忙,她來幫忙時生意會特別好,長得也還算不錯啦,81年時她店門口還放兩台大形快打旋風遊戲機。
後門那座橋是82年春節輪三班趕工建造出來的,彈藥庫後方有條小路可以到達西瓜嫂小店,當年我們營長有去溝通,要她結束營業,不然要讓她西瓜嫂變冬瓜嫂。



前陣子有位軍友發了一篇問文
是關於綁腿高度的問題..
他說的那位因綁腿高度被記違紀弟兄.
就是在下敝人我啦

役金某日, 去了鎮西師部洽公
就因為上說的那個問題, 被記了一支(綁腿打在皮鞋上是不對的)

話不多說 就是禁假一周. 外帶去師部罰站一天
此事還被師部四科的眾家四爺取為笑柄
狠狠的被虧了一陣子..



當時部隊出過(軍紀再教育)的弟兄都是-衛哨失職,被憲兵登記違記....
我曾出過軍紀再教育一次,在退伍前四個月時,有一次在陽宅的金東戲院附近,碰到兩位便衣憲兵(身穿草綠服)從公車亭冒出來攔住我說:憲兵隊 !我拔腿要跑時,便衣也追著我,不到五十公尺時又冒出兩位"白頭翁",前後夾攻,最後只好被白頭翁碰著了,當時他們檢查我的服裝儀容,我的腰帶是用"免擦式"銅環扣(當時免擦銅環扣是只有軍官才能用,不願役的士官兵就要用一般銅環扣),就被他們逮個-銅環扣未擦亮 的服裝不整的名義 !
十多天後電話記錄下來:請貴連下士xxx於今日0800,著甲種服裝,戴小帽,到旅部報到,出軍紀再教育訓練,於是當天早點名後就直接到旅部報到 !報到後,一位旅部的尉級幕僚軍官擔任今天的訓練教官 !當天現場有十多人,訓練教官就安排 -基本教練,罰站,凸體能。中午吃飯時原本要吃自己,但是當天旅部的伙食是戰備餐,而且旅部單位的外出.洽公弟兄很多,飯菜也吃不完,那位軍官就讓我們在旅部用餐 !當天的戰備餐伙食是-炒米粉,酸辣湯,說實在的還真的很好吃,炒米粉我就吃了三碗,酸辣湯也灌了兩碗,也省了一餐伙食費!
下午2點後,訓練教官則安排出公差-打掃,於是我們到旅部旁的823戰史館外圍掃落葉,原本預計4點解除訓練,到了3點時訓練教官則提早解除訓練,於是我就利用空檔到部隊營區外的商家吃東西看影帶,5點多後才回部隊報到!

[ 本文章最後由 金東師班長 於 2012-09-09 23:42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工蜂火箭兵 於 2012-09-09 13:35 發表
話說84年的年尾時.有一次我去參加營集合.營集合到一半時剛好有指揮部來督導.我心想傳令室有人留守應該沒有關係.誰知一回傳令室.系啦 告知被記內務不整.傳令室的人都要去指揮部出(軍紀再教育).隨著時光的飛逝這 ...
說到這個主題,偶就一肚子火...
當年整個斗煥坪營區的士官,也不過就200人不到,
可是小弟出過的幾次軍紀再教育,人數---至少兩個班

會出軍紀再教育,在學弟面前,根本不是什麼可恥的事,
只是機率大小問題,而且比較衰小罷了!
有次當學弟支支吾吾的告訴我,這週要出軍紀再教育(第一次),所以不能貼哨,
然後一臉羞愧,低頭準備被懸命學長數落幾句的時候,
我只是拍拍他的肩,要他下次放假去廟裡求個平安符...

不過我很懷疑,那篇什麼「對當今國家經濟發展之感想」的下落如何?
一個連長需要對國家經濟發展有感想嗎?

[ 本文章最後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9-09 20:47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7.51.153.x 於 2012-09-09 14:19 發表
我也出過一次軍紀再教育
那次是大門被旅部督導到,被旅部下電話記錄,某日中午衛兵司令帶同大門衛兵到旅部罰站。但核定要去罰站那天,原衛兵司令放假,我去代理大門衛兵司令。
我只是代理,不是我的錯,照理我本來 ...
讚讚讚,同甘共苦,有難同當!
只是我常在想,為何每次督導都會有缺失,
而且督導單位的層級越高,缺失就越多...
是---我們基層單位太擺爛了嗎?



引用:
原文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9/09 20:45 發表

說到這個主題,偶就一肚子火...
當年整個斗煥坪營區的士官,也不過就200人不到,
可是小弟出過的幾次軍紀再教育,人數---至少兩個班

會出軍紀再教育,在學弟面前,根本不是什麼可恥的事,
只是機率大 ...
嘻嘻 懸命班長老實說當初我聽到那個班長要我們寫這一篇(對當今國家經濟發展之感想)心得報告時,還真的有點給他傻眼了 可是問題是我在別人家的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呀 掰也要給他掰出來



我當兵時似乎沒聽過軍紀再教育
類似的應是出軍紀操
不過只限義務役士兵
常士領士是
罰午休時,戴迷彩帽在營部門口烈日下罰站
我只看過二次

一次是
461T食勤兵學長打電話告知排長晚點名會晚點回來

那時比461T食勤兵大廚學長老的只剩三梯學長
458T紅軍二位學長正在放退伍假
預計接手大廚學長的粵菜廚師490T學弟還在銜接教育
編制三人伙房還有一位473T佩東學長,可是他是當時因為找不到有出師的大廚進入伙房
而當時的432T紅軍伙房銀澤學長退伍在即
所以佩東學長硬著頭皮被部隊塞入伙房幫忙學切洗菜,但他並不會煮菜

當時尷尬交接時期,461T學長只能放正常假日休假,無法積假回苗栗老家

那個恐怖夜晚
因為排長不准461T學長他電話口頭請假,學長火速當天從苗栗飛奔回部隊

其實只晚了不到十分鐘,但晚點名呼口號後
按照梯次倫理,由黑軍早已待退的459T莊班長重出江湖把461T學長吊在單槓場上用S腰帶狠狠抽打
打完再全副武裝出他軍紀操,還趕在十點就寢前,將461T學長押到禁閉室交給海陸憲兵272連關起來

接下來一周,每天大家只能吃沒有廚藝的473T學長煮出來菜餚
但沒人叫苦,因為這就是軍紀
晚一分鐘就是晚一分鐘算逾時歸,那晚小弟也被連帶操到快吐了

另一次是外號"張菲"的470T學長,父親是老榮民,母親是原住民
體能一級棒 ,五千公尺能輕鬆在19分以內跑完

又有一副巧手,不只各種諸如刺槍術,丟擲手榴,拉單槓等老兵刁不到他
其他任何機器,如割草機等等,憑他巧手,全都能自行修復

所以可以想見,他新兵時很紅
加上拜小弟之前提到的那個文令
他和快破大冬的462T榮洲學長,同一天晉昇下士
並開始和榮洲學長輪流背值星

記得他背值星的第一週
本排突然收到司令部隔天五千公尺抽測通知

測驗那天,沒想到跑沒幾公尺,全排唯一落隊就是'張菲'

附帶一提,抽測當天,營輔導長突然反常親自檢查衛兵名單
嚴禁不在五人哨的紅,黑軍臨時站衛兵

可憐的紅軍也下去跑,不過體力還是一級棒

458T高本班長氣的大罵張菲說:連紅軍都沒落隊下來跑
你給我跑進去,但沒力就是沒力

高本班長只得無奈的接下值星帶,帶領大家二十一分內跑完全程

回到部隊後才知道
張班長前一晚翻牆外出吸食安非他命

所以當天中午被出軍紀操操的很慘
晚點名時, 排長還強調,吸安是預先向上帝透支時間體力, 嚴令禁止
可見安非他命真是害人不淺啊



在中興崗,都是由營長下達各連連長來帶軍記再教育,我只記得只要是本部的連長(HQ)就帶領著大家全副武裝跑中興崗3000公尺.........



在澎湖被機巡憲兵抓過一次,服裝不整、銅環不潔,周日就全副武裝、戴鋼盔,坐公車到防衛部軍紀在教育。

版上的軍友參加的軍紀再教育好像人數都不多,但是我參加那一次印象中大概有近百人....

是澎湖的憲兵比較厲害嗎???



引用:
原文由 bauzpapa 於 2012-09-10 00:09 發表
在澎湖被機巡憲兵抓過一次,服裝不整、銅環不潔,周日就全副武裝、戴鋼盔,坐公車到防衛部軍紀在教育。

版上的軍友參加的軍紀再教育好像人數都不多,但是我參加那一次印象中大概有近百人....

是澎湖的憲 ...
我們單位的軍紀再教育有些不同耶~
師部的在鵲山~旅部的在西洪旅部或是美人山旅部~
我們營部也有軍紀再教育耶~
我有出過我們營部的~當然也是政戰士找的罪名給我套上的~
但是有好幾次的軍紀再教育是躲掉了~因為我跑去射擊隊了~
我們是戴鋼盔紮S腰帶罰站~跟著上課時間操作~
不過都是早上罰站~下午出公差~
有幾次看到西洪旅部的軍紀再教育是早上就在榕園拔草~
每次放假日看到抱著鋼盔坐公車的~就是去出軍紀再教育的~
一臉苦瓜~好可憐~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