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兵天將

軍中的成員來至於社會各個階層,不是服兵役的話是不可能與這麼許多不同背景,不同學經歷與不同個性的人一齊生活還這麼密切,整天作息在一起真是比家人還要親密,在頻繁的接觸中見過許多行行色色寶哩寶氣的弟兄,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妙人趣事至今還事鮮活的刻印在記憶之中,軍友弟兄您們的腦海裡一定也有許許多多這號人物,小弟就開個版大夥聊聊在軍中所見過接觸過的天兵天將吧!
評論(55)



我連有一素食天兵,站哨也正常,自己開伙,連上只有他一位素食!
但上他總是在小便斗那上大號.



抱歉!小弟一時不察開錯版了,希望板上前輩軍友幫忙移至軍旅回憶區,謝謝!再次向軍友們道歉,就像剛入伍新訓時營房都長的一個樣,即集合時常常有人跑錯連隊,小弟也算天兵中的一員,



71年時.我連有3位老士官長.
其中2位士官長顧營站.
資格最老的那位"龔一等士官長"
連指揮官都要禮讓三分
自己住一間獨立套房.三餐有伙房專人送餐.
沒事就在房間內逗弄那隻八哥鳥.
平日從來不在連上出現.
一旦"龔一等士官長"出現.
那鐵定是連上有難題出現了.
諸如車輛.演習.移防.下基地等疑難雜症.
到他手裡都能迎刃而解

說真的"龔一等士官長"掛的是運輸兵科.
可是在我們眼裡.始終覺得."龔一等士官長"
兵科領章可以不用掛了.就像將軍一樣.
已經是"通才天將"啦!!

[ 本文章最後由 阿JO 於 2011-11-09 23:58 編輯 ]



本連有一伙房兵入伍前是鹿港專門雕刻神像的師傅,國中畢業,人長的肥肥胖胖得頗有喜感,手藝當然是奇差無比只能打打下手,到馬祖之後連長又要他負責養豬,每天髒兮兮的又酗酒喝的醉醺醺的,是連上的問題人物。我到馬祖沒幾天就不耐移防與交接的勞累急性肺炎到851醫院住了一個多月。一天這位老兄來探望我,看到我們這些住院傷患一個個舒舒服服安逸的過日子等飯吃好生羨慕,就起了念頭也想掛病號住院,於是要我向醫官央求住院,別人是生病才住院他是想住院找病生,我倆商量許久終於找到毛病了開疝氣,於是就由我請求醫官幫忙醫官也很給小弟面子,一方面也要多多磨練刀法,當年外島的野戰醫院能商調到國防醫學院的正牌醫官已經偷笑了,也不分內科外科你只要敢他就給你開還奉送精割包皮。餘言後續。各位軍友晚安!各位長官晚安!



我們連上有一兵自稱是濟公的乩身,動不動就起乩,跑到伙房喝酒,並不時說他看見哪有好兄弟!!!



天兵天將  在當兵期間碰過不少  有的是天生個性如此   有的是資質較差反應奇特  但是帶來的笑果卻是不少    最痛恨的天兵天將   卻是要到退伍那天   才原形畢露  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金門下部隊就看見連上有一位弟兄   整天手插著腰  啥事也不幹晃來晃去  裝病裝傻  甚至被人壓在地上  眾目睽睽之下強打手槍  也無所謂   就這樣的給他混到退伍那天 在小金門  一拿到退伍令  換上便服   只見他身手利落的背起黃埔大背包  跑步離營而去   全連傻眼   那背包裡可是裝了兩打金門高粱和紀念品啊   就這樣的給他騙了全部人的同情心與愛心   但是除了一個  " 幹 " 字以外   你能奈何他嗎



引用:
原文由 南27 於 2011-11-10 08:57 發表
天兵天將  在當兵期間碰過不少  有的是天生個性如此   有的是資質較差反應奇特  但是帶來的笑果卻是不少    最痛恨的天兵天將   卻是要到退伍那天   才原形畢露  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金門下部隊就看見連上有一位弟兄 ...
找到了,此人是台中蔡xx
他的語錄:
有誰有辨法像我.當兵3年躺3年,病3年,
"退伍背著黃埔大背包,背著2打金高嗆聲"

後又從歩兵連調來一位文盲,外號"拉ㄏㄧ",學歷"無",整天裝瘋賣儍,
站衛兵站到刺刀被拔走還不知,後來不敢給他站
身体很臭從不洗澡,跟他睡一起的受不了.2人一起把他拉到浴室拿起洗衣服的刷子犎他由上到下清洗,從此以後他不敢不洗澡不
説他不識字.將士象 帥仕相, 他都知下棋要赢他還真不容易,營長還輸他
對於錢算的比別人精
為了休假能够編出故事,他住鳳山,家後面有條河,河堻膘鄏h.報告連長"你放我假我回家捉魚給連上加菜",真厲害收假回來,捉了5種魚,每種不多不少各5斤
上厠所不用衛生紙.每次都帶一堆報紙,結果把茅坑的大水溝給塞了被步兵連連長當場逮到
營堛漲蝒A常失寎,有次步兵連連長帶人來會同他排長檢查他衣物,結果他居然偷遍全营,裝了五個黃浦大背包,他對5還真感興趣
30幾年過去了還真懐念這些天兵.每次跟同袍聊起就會有人説"把他找出來玩玩",
2位天兵終於找到了

[ 本文章最後由 melodyaudio 於 2011-11-10 11:06 編輯 ]



話說我們那位賴進醫院的弟兄經我跟醫官求情馬上就住院了,家私一樣都沒有;午餐是一人一個餐盤湯則是一個大鋁桶各人用漱口鋼杯去裝,只見我們這位天兵弟兄不知那找來一個鋁製臉盆打了半盆子的湯就這麼大辣辣得喝起來了;臉盆在軍中用途極為廣泛可稱的上是槍之後的軍人第三生命,大家都有的共同記憶:值星班長大聲喝令注意!帶臉盆連集合場集合!又有活要幹了!但是用臉盆喝湯軍友們不曾見過吧!當年用的臉盆都是鋁製的,不像後期學弟們用的都是不袗的,鋁盆較軟使用率又高沒事還的讓長官們不爽的時候練腳力,所以每一只都是凹凸不平,借由鋁盆也可以看出老鳥菜鳥之別。



軍中的食用油用的很兇,因為喜歡用油炸的一來較下飯伙房處理也容易,日積月累透支極為可觀!高裝檢快到了我不得不管制用 油,一方面叮嚀採買的菜單少開油炸食物,一方面每餐做菜前照當頓實際開伙人數減量發給伙房,有次下午休假去山隴完過頭了錯過用餐時間才回連上,只見弟兄們一臉的怨氣!原來我忘了自己的職責發油給廚房,我們這位寶貝因為大廚休假由他掌廚,沒有油每道菜他就用水炒,軍中伙食食材不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要好下飯,用水炒能吃嗎!當晚晚點名之後福利社人滿為患!



這位弟兄開完疝氣順便割了包皮,輔導長來醫院探望我們,當然最重要的是參考他的包皮手術,以便自己嘿嘿!也來這麼一刀,享受國家給的福利欸!參觀完畢我問輔導長他幽默的說呈鋸齒狀,又加了一句噯!軍中割得不夠英俊還是民間割的比較灑瀟!這位仁兄還有個怪僻,廚房外有張大石桌伙房們就在那用餐,菜當然是放在石桌上,他人也是蹲在石桌上!要他坐著吃他就一點也吃不下,這是甚麼怪毛病!連長一見到他就、、、無言!別人是一天到晚躲連長;別忘記我們連頭外號〝緊張的〞〈記得一定要台語發音喔!〉碰到谁都要囉嗦幾句,唯獨他!連長每天都躲他。三十多年過去了還怪想念的!尤其是他端個大臉盆喝湯的那一幕!對了這個天才還真一如其名就叫作〝聰敏〞。



前面所提到的那位醫官後來高昇至三總內科中校主任,退役後接任新店耕莘醫院內科主任為胃腸科名醫,前兩年至健保公園路聯合門診中心去給他看診,聊起當年往事相談甚歡!謝謝您!唐鴻舜大夫多年前對小兵的照顧!



不知小弟連上的這位算不算是天兵
還是說一下!
原住民不是都很精實嘛...怎會這樣..
73年剛移防馬祖,因伙食比不上台灣(天天吃戰備米)
大部份部隊一定都有養豬消化剩菜剩飯
有一原住民同袍,專門負責養豬,其他勤務全免
但一次返台奔喪,就沒回來了,很久才發佈逃兵
原住民逃兵,.........這不可思議
何況只是負責養豬而已



說到〝老來寶〞老士官們,早期與他們有過接觸的弟兄相信都有一籮筐的故事;67年支援三民主義講習班分組座談時長官不夠用,小弟也分配到一組去當上級指導員,大家夥哈拉打屁氣份很是熱烈,突然冒出一位不知哪個單位的老士官看見我們熱熱鬧鬧的,不甘寂陌拖張小板凳就自動入列了,大家嘻嘻哈哈的十分愉快,這時只見馬防部政戰主任周孝友將軍在眾官的簇擁下蒞臨視導,到了我這組見著老士官很是好奇,問候了幾句突然話鋒一轉問 了一下老士官此次講習班的四大主題為何,老士官對答如流接著好戲上場了,老士官說道你問的我都會那該我問你了 吧!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我頭髮都等白了!那時的場面真不是尷尬所能形容!所以很多部隊得知長官要來視導,千方百計的就是如何把這些老人家藏起來!周將軍後曾任金防部主任。後來得知那老士官是外調到物資處〈屬政委會〉養老的。至於當年三民主義講習班的四大主題,小弟只記得生活、安全、戰鬥互助另一個就想不起來了,唉歲月不饒人啊!對了!〝學習互助〞看來小弟還有點救!



引用:
原文由 士兵長 於 2011-11-10 14:11 發表
不知小弟連上的這位算不算是天兵
還是說一下!
原住民不是都很精實嘛...怎會這樣..
73年剛移防馬祖,因伙食比不上台灣(天天吃戰備米)
大部份部隊一定都有養豬消化剩菜剩飯
有一原住民同袍,專門負責養豬,其他勤 ...
確實有沒念過書,目不識丁的兵仔,休返台假在高雄下了船,不知道如何回家的

幸好同梯的把他送回家又帶回高雄金馬賓館報到.

這位原住民弟兄,或許又是不知如何回部隊的天兵.



引用:
原文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1-11-10 15:32 發表
老士官說道你問的我都會那該我問你了吧!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如果老士官還在, 會不會還是追著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我也想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路人 123.99.32.x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